返回主页 >> 诸子百家 >> 荀子·赋 篇 <26>

 


·中华典籍·


荀子·译注

  

〔战国〕荀卿·著
  

《荀子》凡二十六篇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共32頁〕 上一頁 下一頁

 
 
第二十六 赋 篇
 

  [题解]

  赋:铺叙朗诵,引申而为一种着意铺陈事物、“不歌而诵”<不配乐歌唱而朗诵>的文体名称。它像诗一样全篇押韵,所以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古诗的一个流别;但它的句式又不很像诗而像散文,没有固定的格式,所以它实是一种用韵的散文,介乎诗歌与散文之间。把赋作为一种文体的名称,即肇始于荀子这《赋篇》,所以本篇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当然,赋作为一种文体,有其发展过程。荀子的《赋篇》,与后来的古赋、骈赋、律赋、文赋等相比,具有不同的特点。本篇中的五篇赋,每首描写一件事物。其前半是一种句式较为整练而接近于诗的谜语,后半是一种句式较为散文化而接近于《楚辞·卜居》的猜测之辞,末尾则点出谜底。至于篇未的一首诗与一首歌,则与前五篇赋略为不同,它不取猜谜的形式,而以较为显豁的词语来铺叙揭露社会上的反常现象,更具有政治诗的味道。值得指出的是,前五篇赋具有假物寓意的特色。文中对“礼”、“知”的铺叙固然在宣扬荀子的政治主张而毋庸赘述。即使对“云”、“蚕”、“针”的描画,也别具深意,如云“德厚而不捐”、“功被天下而不私置”,蚕“养老长幼”、“功立而身废”,针“下覆百姓,上饰帝王”等等,无不寄寓着作者的主张。这种托物讽谕的特点对后代“劝百讽一”的赋颂传统的形成无疑具有极大的影响。



  【原文】

  爰有大物<1>,非丝非帛,文理成章<2>;非日非月,为天下明。生者以寿,死者以葬。城郭以固,三军以强。粹而王,驳而伯,无一焉而亡<3>。臣愚不识,敢请之王?

  王曰:此夫文而不采者欤?简然易知,而致有理者欤?君子所敬,而小人所不者欤?性不得则若禽兽,性得之则甚雅似者欤<4>?匹夫隆之则为圣人,诸侯隆之则一四海者欤?致明而约,甚顺而体,请归之礼<5>。

  〔注释〕

  <1>爰[yuán 音援]:于是,在这里。 <2>文理:这里语带双关,字面上承丝帛而言,指丝织品的花纹(谜面);实指礼节仪式(谜底)。 章:也语带双关,表面指有花纹的纺织品,实指规章制度。 <3>无一焉:于此无一,在“粹”与“驳”之中不能做到其中任何一种,指完全不能遵循礼制。 <4>似:语助词,犹“如”、“若”。 <5>本章韵脚:章、明、葬、强、亡、王,阳部。采、理、不、似、海,之部。体、礼,脂部。


  〔译文〕

  这里有个重要东西,既不是丝也不是帛,但其文理斐然成章。既非太阳也非月亮,但给天下带来明亮。活人靠它享尽天年,死者靠它得以殡葬;内城外城靠它巩固,全军实力靠它加强。完全依它就能称王,错杂用它就能称霸,完全不用就会灭亡。我很愚昧不知其详,大胆把它请教大王。

  大王说:这东西是有文饰而不彩色的吗?是简单易懂而极有条理的吗?是被君子所敬重而被小人所轻视的吗?是本性没得到它薰陶就会像禽兽、本性得到它薰陶就很端正吗?是一般人尊崇它就能成为圣人、诸侯尊崇它就能使天下统一的吗?极其明白而又简约,非常顺理而又得体,请求把它归结为礼。


  【原文】

  皇天隆物<1>,以示施下民<2>,或厚或薄,常不齐均<3>。桀纣以乱,汤武以贤<4>。涽涽淑淑<5>,皇皇穆穆<6>。周流四海,曾不崇日<7>。君子以修,跖以穿室<8>。大参乎天,精微而无形,行义以正,事业以成。可以禁暴足穷<9>,百姓待之而后泰宁<10>。臣愚不识,愿问其名。

  曰:此夫安宽平而危险隘者邪<11>?修洁之为亲,而杂污之为狄者邪<12>?甚深藏而外胜敌者邪?法禹舜,而能弇迹者邪<13>?行为动静待之,而后适者邪?血气之精也,志意之荣也。百姓待之而后宁也,天下待之而后平也。明达纯粹而无疵也,夫是之谓君子之知<14>。

  〔注释〕

  <1>隆:通“降”。 <2>施:《集解》作“示”,据《艺文类聚》卷二十一引文改。 <3>常:《集解》作“帝”,据《艺文类聚》卷二十一引文改。 <4>桀、纣:即夏桀、商纣。见第一篇注。 汤、武:即成汤、周武王。 汤:姓子,名履,又称武汤、天乙、成汤,原为商族领袖,后来任用伊尹为相,灭掉夏桀,建立了商王朝。 武:周武王,姓姬,名发,周文王之子,他继承文王的遗志,打败了商纣王,建立了周王朝。 <5>涽涽[hūn 音昏]:水混浊的样子,喻指神智不清。淑淑:水清澈的样子,喻指头脑清醒。 涽涽淑淑:与“流四海”相应,字面上说水,实际上喻指智。 <6>皇皇:盛大的样子,形容智慧的浩瀚。 穆穆:静穆的样子,形容智慧的无声无息。 <7>崇:通“终”。 周流四海,曾不崇日:指智力将天下考虑一遍,还不到一整天。 <8>跖[zhí 音直]:此借指为盗者。 穿室:打洞入室,指偷窃行为。 <9>足穷:使穷者富足。 <10>“泰”与上下文不谐韵,“宁泰”当作“泰宁”。 <11>安、危:用作意动词。 险:不平坦,与“平”相对。 <12>狄[ 音惕]:通“逖”,远。 <13>禹:即大禹、夏禹。见第二篇注。 舜:即虞舜,见第三篇注。 弇[yǎn 音演]:覆盖,承袭。 <14>知:通“智”。 本章韵脚:民、均、贤,真部。淑、穆,觉部。日、室,质部。形、成、宁、名,耕部。隘、狄、敌、迹、适,锡部。精、荣、宁、平,耕部,疵、知,支部。


  〔译文〕

  上天降下一种东西,用来施给天下人民;有人丰厚有人微薄,常常不会整齐平均。夏桀、商纣因此昏乱,成汤、武王因此贤能。有的混沌有的清明,浩瀚无涯静穆无闻。四海之内全部流遍,竟然不到整整一天。君子靠它修身养心,盗跖靠它打洞进门。它的高大和天相并,它的细微不显其形。德行道义靠它端正,事情功业靠它办成。可以用来禁止暴行,可以用来致富脱贫;百姓群众依靠了它,然后才能太平安定。我很愚昧不知其情,希望打听它的名称。

  回答说:这东西是把宽广和平坦看作为安全而把崎岖不平和狭窄看作为危险的吗?是亲近美好廉洁之德而疏远杂乱肮脏之行的吗?是很深地藏在心中而对外能战胜敌人的吗?是效法禹、舜而能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前进的吗?是行为举止靠了它然后才能恰如其分的吗?它是血气的精华,是意识的精英。百姓依靠了它然后才能安宁,天下依靠了它然后才能太平。它明智通达纯粹而没有缺点毛病,这叫做君子的智慧聪明。


  【原文】

  有物于此,居则周静致下,动则綦高以钜,圆者中规,方者中矩,大参天地,德厚尧禹<1>,精微乎毫毛<2>,而充盈乎大寓。忽兮其极之远也,攭兮其相逐而反也<3>,卬卬兮天下之咸蹇也<4>。德厚而不捐,五采备而成文,往来惛惫,通于大神,出入甚极<5>,莫知其门。天下失之则灭,得之则存。弟子不敏,此之愿陈,君子设辞,请测意之。

  曰:此夫大而不塞者与?充盈大宇而不窕,入郄穴而不偪者与<6>?行远疾速,而不可托讯者与<7>?往来惛惫,而不可为固塞者与?暴至杀伤,而不亿忌者与<8>?功被天下,而不私置者与<9>?托地而游宇,友风而子雨,冬日作寒,夏日作暑,广大精神,请归之云<10>。

  〔注释〕

  <1>尧、禹:唐尧夏禹。 德厚尧、禹:云能化成雨而滋润万物,所以说德厚尧、禹。 <2>精:小(参见《庄子·秋水》)。 <3>攭[ 音立]:云气回旋的样子。又说通“劙”,分割。 反:通“返”。 <4>卬卬[áng 音昂]:同“昂昂”,高高的样子。 蹇[jiǎn 音减]:困苦。 卬卬兮天下之咸蹇:指云高高在上而不下雨,天下人就都困苦了。与下文“天下失之则灭”相应。 <5>惛惫:晦暝。 极:通“亟”,急。 <6>窕[tiáo 音誂]:有间隙。 郄[ 音隙]:通“隙”,空隙。 偪:狭窄。 <7>讯:音讯。 <8>暴至:突然猛烈地到来,指浓云化为大暴雨袭来。 亿:通“意”,疑,迟疑不定。 忌:顾忌,忌惮。 <9>置:通“德”,以为有德。 <10>本章韵脚:下、钜、矩、禹、寓,鱼部。远、反、蹇,元部。文、神、门、存、陈,文真旁转(“神”、“陈”属真部,其余属文部)。辞、之,之部。塞、逼、讯)、塞,忌、置,之职蒸对转(“忌”属之部,其余属职部)。宇、雨、暑,鱼部。神、云,真文旁转(“神”属真部,“云”属文部)。


  〔译文〕

  在这里有种东西,停留时就周遍地静处在极低点,活动时就极高而广大无边。圆的合乎圆规画的圆,方的和角尺画的能相掩。大得可和天地相并列,德行比尧、禹还敦厚慈善。小的时候比毫毛还细微,而大的时候可充满寥廓的空间。迅速啊它们到达了很远很远,分开啊它们互相追逐而返回山边,高升啊天下人就都会生活维艰。它德行敦厚而不丢弃任何人,五种色彩齐备而成为花纹,它来去昏暗,变化莫测就像天神,它进出很急,没人知道它的进出之门。天下人失去了它就会灭亡,得到了它就能生存。学生我不聪明,愿意把它陈述给先生。君子设置这些隐辞,请您猜猜它的名称。

  回答说:这东西是庞大而不会被堵塞的吗?是充满寥廓的空间而不会有间隙、进入缝隙洞穴而不觉其狭窄吗?是走得很远而且迅速但不可寄托重物的吗?是来去昏暗而不可能被固定堵塞的吗?是突然来杀伤万物而毫不迟疑毫无顾忌的吗?是功德覆盖天下而不自以为有德的吗?它依靠大地而在空间遨游,以风为朋友而以雨为子女。夏季兴起热浪,冬季兴起寒流。它广大而又神灵,请求把它归结为云。


  【原文】

  有物于此,㒩㒩兮其状<1>,屡化如神,功被天下,为万世文。礼乐以成,贵贱以分,养老长幼,待之而后存。名号不美,与“暴”为邻<2>。功立而身废<3>,事成而家败<4>。弃其耆老<5>,收其后世。人属所利,飞鸟所害。臣愚不识,请占之五泰<6>。

  五泰占之曰:此夫身女好,而头马首者与?屡化而不寿者与?善壮而拙老者与<7>?有父母而无牝牡者与?冬伏而夏游<8>,食桑而吐丝,前乱而后治<9>,夏生而恶暑,喜湿而恶雨,蛹以为母,蛾以为父,三俯三起<10>,事乃大已,夫是之谓蚕理<11>。

  〔注释〕

  <1>㒩[luǒ 音裸]:同“倮”、“裸”,没有毛、羽的样子。 <2>与暴为邻:“蚕”(蠶)在古代与“憯”(通“惨”,残酷、狠毒的意思)音近,所以这么说。 <3>身废:自身被废,指蚕把茧织成后自身被人煮杀。 <4>家败:家被破坏,指蚕茧被人们缫丝而尽。 <5>耆[ 音齐]老:老年人,指蚕蛾。 <6>占:推测。五泰:字面意义是“五方通”,等于现在说“万事通”,这里是虚拟的人名,用来指一个无所不通的人。古代常用这种方式来虚拟人名。 <7>拙老:不善于度过老年。蚕蛾不但不善飞,而且口器退化而不取食,交尾产卵后便死去,所以说”拙老”。 <8>“游”字下当脱“者与”二字,因为”游”与上文押韵而与下文不押韵。<9>前乱而后治:蚕开始结茧时吐的丝起固定蚕茧的作用而较为纷乱,后来吐的茧丝很有秩序,所以这么说。 <10>三:泛指多次。俯:蛰伏,指蚕眠。即蚕每次蜕皮前不食不动的现象。蚕在生长过程中要蜕皮四次。<11>本章韵脚:神、文、分、存、邻,真文旁转(“神”、“邻”属真部,其余属文部)。废、败、世、害、泰,月部。首、寿、老、牡、游,幽部。治,之部。暑、雨、父,鱼部。起、已、理,之部。


  〔译文〕

  在这里有种东西,赤裸裸啊它的形状,屡次变化奇妙如神,它的功德覆盖天下,它为万代修饰人文。礼乐制度靠它成就,高贵卑贱靠它区分。奉养老人抚育小孩,依靠了它然后才成。它的名称却不好听,竟和残暴互相邻近。功业建立而自身被废,事业成功而家被破坏。抛弃了它的老一辈,收留了它的后一代。它被人类所利用,也被飞鸟所伤害。我愚昧而不知道,请万事通把它猜一猜。

  万事通推测它说:这东西是身体像女人一样柔美而头像马头的吗?是屡次蜕化而不得长寿的吗?是善于度过壮年而不善于为年老图谋的吗?是有父母而没有雌雄分别的吗?是冬天隐藏而夏天出游的吗?它吃桑叶而吐出细丝,起先纷乱而后来有条不紊。生长在夏天而害怕酷暑,喜欢湿润却害怕雨淋。把蛹当作为母亲,把蛾当作为父亲。多次伏眠多次苏醒,事情才算最终完成。这是关于蚕的道理。


  【原文】

  有物于此,生于山阜<1>,处于室堂。无知无巧,善治衣裳。不盗不窃,穿窬而行<2>。日夜合离,以成文章。以能合从<3>,又善连衡<4>。下覆百姓,上饰帝王。功业甚博,不见贤良<5>。时用则存,不用则亡。臣愚不识,敢请之王。

  王曰:此夫始生钜,其成功小者邪<6>?长其尾,而锐其剽者邪<7>?头铦达,而尾赵缭者邪<8>?一往一来,结尾以为事。无羽无翼,反复甚极<9>。尾生而事起,尾邅而事已<10>。簪以为父<11>,管以为母<12>。既以缝表,又以连里:夫是之谓箴理<13>。

  〔注释〕

  <1>生于山阜:针用铁制,而铁矿在山中,所以说“生于山阜”。 <2>窬<yú 音余>:洞。 穿窬:打通洞。这里语意双关,表面指打通墙洞而入室偷窃的行为,实指针钻洞缝纫的动作。 <3>以:通“已”,既。 从[zòng 音纵]:通“纵”,竖向,南北方向。 合从:战国时,苏奉游说山东六国诸侯联合抗秦,六国的位置呈南北向,故称合纵。此文字面上借用这“合从”一词,实际上喻指针能将竖向的东西缝合在一起。 <4>衡:通“横”,横向,东西方向。连衡:战国时,秦国为了对付合纵,采纳张仪的主张,与六国分别结成联盟,以便各个击破。秦在六国之西,东西联合,故称连横。此文字面上借用这“连衡”一词,实际上喻指针缝合横向的东西。 <5>见[xiàn 音现]:同“现”,表现,显示。 <6>始生钜:指制针的铁很大。 成功小:指制成的针很小。 <7>尾:指线。剽[piáo 音瞟]:末稍,指针尖。 <8>铦[xiān 音先]:锐利。 达[ 音挞]:挑达[tāotà 音滔挞],畅通无阻、来去自由的样子。 赵[diào 音掉]:通“掉”,摇。 掉缭:摇曳而缠绕的样子,形容线的长。 <9>极:通“亟”,急。 <10>邅[zhān 音沾]:转,回旋,指打结。 <11>簪:可以把衣服之类别在一起的一种大针。一般的针由这种大针磨细后再打上穿线孔而成,所以说以簪为父。 <12>管:盛装针的工具。 <13>箴:同“针(鍼)”本章韵脚:堂、裳、行、章、衡、王、良、亡、王,阳部。小、剽、缭,宵部。来、事、翼、极、起、已、母、里、理,之职对转(“翼”、“极”属职部,其余属之部)。


  〔译文〕

  在这里有种东西,产生于山岗,放置在内屋厅堂。没有智慧没有技巧,却善于缝制衣裳。既不偷盗也不行窃,却先打洞然后前往。日夜使分离的相合,从而制成花纹式样。既能够联合竖向,又善于连结横向。下能够遮盖百姓,上能够装饰帝王。功劳业绩非常巨大,却不炫耀自己贤良。有时用它,就在身旁;不用它时,它就躲藏。我很愚昧,不知其详,大胆把它请教大王。

  大王说:这东西是开始产生时很大而它制成后很小的吗?是尾巴很长而末端很尖削的吗?是头部锐利而畅通无阻、尾巴摇曳而缠绕的吗?它一往一来地活动,把尾打结才开始。没有羽毛也没有翅,反复来回很不迟。尾巴一长工作就开始,尾巴打结工作才停止。把大型簪针当父亲,而母亲就是那盛针的管子。既用它来缝合外表,又用它来连结夹里。这是关于针的道理。


  【原文】

  天下不治,请陈佹诗<1>:天地易位<2>,四时易乡<3>。列星殒坠<4>,旦暮晦盲。幽闇登昭,日月下藏<5>。公正无私,见谓从横<6>。志爱公利,重楼疏堂<7>。无私罪人,憼革贰兵<8>。道德纯备,谗口将将<9>。仁人绌约<10>,敖暴擅强。天下幽险,恐失世英。螭龙为蝘蜓<11>,鸱枭为凤凰<12>。比干见刳<13>,孔子拘匡<14>。昭昭乎其知之明也,郁郁乎其遇时之不祥也<15>,拂乎其欲礼义之大行也,闇乎天下之晦盲也,皓天不复,忧无疆也。千岁必反<16>,古之常也。弟子勉学,天不忘也。圣人共手<17>,时几将矣<18>。与愚以疑,愿闻反辞<19>。

  〔注释〕

  <1>此下一首佹诗与一首小歌与上面的赋文体不尽相同,但古人也把它们当作赋(参见第二十六篇注及《成相篇》题解),所以编者把它们附录在本篇之末。 佹[guǐ 音诡]:同“诡”,奇异反常。因为诗中揭露了天下各种奇异反常的现象,所以称“佹诗”。 <2>天地易位:喻指战国时君臣易位的现象。 <3>乡(鄉):通“向(鄉)”。 四时易乡:四季变换了方向,指四季的运行次序颠倒了,比喻历史的进程错乱了。 <4>列星:排列位置固定而定时出现的星,即恒星,如二十八宿。 殒:通“陨”,坠落。 列星殒坠:比喻百官被罢免废弃。 <5>日月下藏:指光明磊落如同日月的君子被埋没在民间。 <6>见谓:《集解》作“反见”,据《艺文类聚》卷二十四引文改。 从[zòng 音纵]横:合纵连横,比喻结党营私。 <7>重[chóng 音虫]楼:重叠之楼,即楼房。 疏:窗。 这两句是说:心里热爱国家的利益,所以想担任重要的官职,却被认为是追求住高楼大厦和窗户通明的殿堂才谋求高位。 <8>憼[jǐng 音警]:同“儆”,戒备,防备。 革:铠甲,指代战争。 贰:当为“戒”字之误(王念孙说)。 戒兵:戒备兵器,与“憼革”同义,指防备仇敌的武力报复。 <9>将将[qiāng 音羌]:同“锵锵”、“玱玱”,象声词,这里形容声音吵吵嚷嚷。 <10>绌[chù 音矗]:通“黜”,废,贬退。 约:穷困。 <11>螭[chī 音吃]:传说中一种没有角的龙,此文喻指圣贤。 蝘蜓[yǎntíng 音眼廷]:蜥蜴的一种,一名守宫,即壁虎(参见《说文》),此文喻指低劣的庸才。 <12>鸱枭[chī xiāo 音吃嚣]:猫头鹰。旧传猫头鹰食母,所以常用来喻指凶残邪恶主人。 <13>比干:商纣王的叔父,商王文丁(太丁)的儿子,故又称王子比干。他因劝说纣王而被剖腹挖心。 刳[ 音枯]:剖开挖空。 <14>孔子五十六岁时(公元前496年)离开鲁国,到卫国住了十个月又打算去陈国,经过匡城(在今河南长垣县西南)时,由于阳虎曾欺凌过匡人,而孔子又长得像阳虎,所以匡人把孔子包围了要拘捕他,结果孔子派随行弟子到卫国宁武子家去做家臣后才得脱险。 <15>拂:违背,指违背时世。孔子行礼义,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见《论语·宪问》>;比干知纣王不可能行礼义,仍以死强谏纣王。所以荀子说他们“欲礼义之大行”是“拂”。 <16>千岁必反:千年一定有反复,即古人所说的“治久必生乱,乱久必归治”的意思。此文用来劝勉后学,增强学生们的信念,意为:以上所说的黑暗混乱局面,总有一天会回归清明。 <17>共[gǒng 音拱]:同“拱”,拱手,两手在胸前相合,表示恭敬。 <18>本章韵脚:治、诗,之部。乡、盲、藏、横、堂、兵、将、强、英、皇、匡、明、祥、行、盲、疆、常、忘、将,阳部。 <19>编者按:“愿闻反辞”原意当为:愿听听你的回复之辞。 反辞:此指“回复”“回答”。下面即是反辞。


  〔译文〕

  如今天下无秩序,请把怪诗叙一叙:天地交换了位置,四季颠倒了方向;天上恒星都坠落,早晚昏暗不明亮;阴暗小人登显位,光明君子在下藏。正直为公无私心,却被说成结私党;心爱公利去做官,却被以为要楼房;没有袒护有罪人,却被作敌来严防;道德纯洁又完备,横遭毁谤瞎嚷嚷。仁人被废遭穷困,骄横暴徒逞凶狂;天下黑暗又凶险,时代精英恐丢光。蛟龙被当作壁虎,鸱枭被看成凤凰。王子比干被剖腹,孔子被困在陈匡。明明白白啊他们的智慧是这样聪明亮堂。忧忧郁郁啊他们碰上的时运是这样不祥。违背时世啊他们想把礼义普遍推广。黑沉沉啊天下是这样的昏暗不明亮!光明之天不复返,忧思无边无限长。千载定有反复时,古来常规是这样。弟子努力去学习,上天不会把你忘。圣人拱手来等待,即将重见好时光。弟子说:“我因愚昧而疑惑,希望听您反复说。”


  【原文】

  其小歌曰:念彼远方<1>,何其塞矣<2>,仁人绌约,暴人衍矣<3>。忠臣危殆,谗人服矣<4>。

  琁、玉、瑶、珠<5>,不知佩也,杂布与帛<6>,不知异也。闾娵子奢<7>,莫之媒也;嫫母力父<8>,是之喜也。以盲为明,以聋为聪,以危为安,以吉为凶。呜呼!上天!曷维其同<9>!

  〔注释〕

  <1>远方:这是一种委婉之辞,实指荀子所在的楚国。 <2>塞:阻塞,指仕途不畅,贤能不被任用。 <3>“衍”与上下文不押韵,疑为“得”字之误。得:得意。与“绌约”相反,即前面所说的“擅强”。 <4>谗人:说人坏话而陷害好人的人。 服:被任用。 <5>此句至末,《战国策·楚策四》及《韩诗外传》卷四均记作荀子给春申君的赋,其词句与此文稍有不同。 琁[xuán 音旋]:同“璇”、“璿”,美玉。瑶:像玉一样的美石,美玉。 <6>布:麻布。 锦:有彩色花纹的丝织品。 <7>闾娵[ 音居]:战国时魏国的美女。此文指代美女。 奢:通“都”。 子奢:即子都,春秋时郑国的美男子。此文指代美男子。 <8>嫫[ 音摩]母:传说是黄帝的妃子,容貌虽然很丑,但黄帝却很爱她。参见《吕氏春秋·遇合》、《刘子新论·殊好》。 力父:即《淮南子·览冥训》及《列子·黄帝》所提到的“力牧”,是黄帝的大臣,可能也生得很丑。 <9>本章韵脚:疑、辞,之部。塞、得(今误为“衍”)、服、佩、异、媒、喜,之职对转(“佩”、“媒”、“喜”属之部,其余属职部)。聪、凶、同,东部。


  〔译文〕

  那短小的诗歌唱道:想那遥远的地方,多么蔽塞有阻碍。仁人被废遭穷困,暴徒得意多自在。忠诚之臣遭危险,进谗之人受委派。美玉琼瑶与宝珠,竟然不知去佩带。将布与锦相混杂,竟然不知区别开。美如闾娵与子都,没人给他们做媒。丑如嫫母与力父,这种人却被人爱。认为瞎子视力好,认为聋子听力好,误把危险当安全,还把吉利当凶兆。呜呼哀哉老天爷!怎能和他们同道?
 

 
〔共32頁〕 目录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