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医疗卫生 >> 美国胰岛素产业的丧钟,被我们敲响了

  
  
        

  

美国胰岛素产业的丧钟,被我们敲响了

 


文/酷玩实验室 来源:观察者网 2024年06月09日 整理编辑:子夜星网站

 
   前两天,我发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推文。主要说的是,美国制药业已承诺游说参议院和国,会因中国在治疗糖尿病方面取得的最新突破而对其实施制裁。


  我就突然想起之前做过一个视频。讲的是上海长征医院联合中科院专家团队,利用干细胞在体外再造胰岛组织,成功治愈了一位59岁胰岛功能严重受损的糖尿病患者,而且是彻底治愈,再也不用打胰岛素的那种。这个技术,对于占全球人口10%的糖尿病患者而言,都是巨大的福音,可以说,全世界至少有将近10亿人,有了彻底摆脱病痛折磨的希望。结果还没来得及高兴,制裁大棒就要下来了,那为什么明明对全人类都有利的事儿,美国还要制裁呢?其实很简单,就四个字──钱的问题。

  我们不妨就此看看整个美国胰岛素产业是怎么挣钱的。

  美国有3亿多人,其中3400万左右的糖尿病患者,他们中很大一部分要靠注射胰岛素来维持正常的生活,甚至维持生命。胰岛素在我们这并不是什么昂贵的药物,一瓶胰岛素,大概也就是几十元甚至十几元,每个糖尿病人,每个月花在胰岛素上的钱,大部分也就一二百。但美国,在2023年之前,胰岛素的价格,至少十倍于我国,一瓶胰岛素最便宜的也要275美元。

  2020年4月,时任参议员的现任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就说过,每四个美国糖尿病人,就有一个买不起胰岛素。

  对于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20000美元,相当于每个月只有约1600美元的普通美国人而言,每瓶至少275美元,每年至少6000美元的基础治疗开销还是过高了,相当于美国10%左右的人口,不得不用他们每个月30%的可支配收入去买药,可谓压力山大。而且,近40年来,美国市场上胰岛素的售价上升幅度触目惊心。

  从1984年算起,美国普通消费品的价格,只涨了一倍多一点,但胰岛素的价格却暴涨了快14倍。

  “诺和诺德的胰岛素,从2001年40美元涨到了2018年289美元。”

  “礼来的产品,从21美元涨到了275美元。”

  “赛诺菲,从35美元,涨到了270美元。”

  那为什么这么贵?这得从美国几家胰岛素巨头的运营模式说起。

  美国目前的胰岛素主要只有三家供应商,礼来,诺和诺德和赛诺菲。在这几十年里,胰岛素的生产成本,并没有明显上升。因为根据2024年3月27日美国医学会网络开放研究发布的报告,一瓶1000单位的胰岛素,在美国的最低生产成本甚至不到1美元。而更加便携的胰岛素的筒式或单用笔,其生产成本分别为3.7美元和2.14美元。除此之外,其他类别的成本也是低的离谱,基本都是几美元甚至几十美分的水平,甚至不够买块炸鸡。

  而且胰岛素也不是新药投产,没有要吃回研发成本的需求。所以说,之所以能有几百美元一瓶的离谱价格,完全就是三家药企在搞事情。

  多的不表,我们就来看他们的年报。

  2023年,礼来的全年营收341.24亿美元,净利润52.4亿美元,研发投入高达93.13亿美元。不过在2022年,他们的净利润却高达62.45亿美元,这10亿的差额,全是美国国内的降价导致的。

  2023年,诺和诺德全年营收337亿美元,净利润121.42亿美元,研发投入也高达47亿美元。而赛诺菲,营收470亿美元,净利润58.8亿美元,研发投入72.97亿美元。

  因此,我们可以说,礼来(Eli Lilly)、诺和诺德(Novo Nordisk)和赛诺菲(Sanofi)这三家获准生产胰岛素的公司,运用专利法和渠道,控制了市场,垄断了美国的胰岛素市场,一直在恶意操纵价格。

  他们开发的所谓新型胰岛素,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不断更换老药的制作流程以及包装,申请新专利,获得法律许可的“垄断”许可证。就好比普通维生素,换个瓶,换个包装就敢卖上百一样,只是他们把这个操作放到了要命的胰岛素上。而这个钱,都是患者出的。

  要知道,其他国家的胰岛素价格,从来没有这么高过。比如和美国发展程度差不多的欧洲,大约每11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约占6100万人,据IDF 2021报告统计,欧洲糖尿病总支出为1890亿美元,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人每年才3100美元,只有美国人买胰岛素成本的一半,这还包括了他们的住院费用。因此,每个人花在胰岛素上的钱,只会更低。

  而我们,通过国家组织的医保集中采购和工作人员们的三寸不烂之舌,愣是把这些昂贵医疗耗材的价格砍掉了一大半。就比如今年的医保定价谈判,美国这三家巨头也在,但是在中国,他们每支的售价只有几十块,计价单位还是人民币,换算一下也就不到10美元。

  可即便这样,看成本,他们还是有得赚。大家就可想而知,在美国国内几百刀一支的暴利程度。

  然而这两年,情况变了,以通化东宝、甘李药业为首的国内胰岛素企业也在“走出去”。比如2023年,甘李药业的三代胰岛素就在欧美地区的申报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甘精、赖脯、门冬三款核心胰岛素产品不仅在美国的上市许可申请均获得美国FDA受理,同时三款胰岛素产品的上市申请再获欧洲EMA正式受理,进入科学评估阶段。可谓是出海胜利在望。

  同时,根据2023年的年报数据,三巨头里,礼来近200亿的营收均来自糖尿病相关产品,占总营收的近60%,赛诺菲有202.43亿的营收来自美国市场,占总营收的近40%,而诺和诺德有140亿美元营收来自司美格鲁肽系列的降糖药,占总营收超过40%。这也就意味着,一旦主打性价比中国产品入局,他们营收的半壁江山很有可能直接不保,当然司美格鲁肽可以转型为专业减肥药,这里就不展开了。

  于是,美国巨头们就坡下驴,宣布响应副总统哈里斯的提案,相继公布在美国的胰岛素降价计划。

  2023年3月1日,礼来宣布其胰岛素类药物将降价70%,患者自费部分每个月不超过35美元。2023年3月14日,诺和诺德宣布,美国市场的门冬胰岛素降价75%,人胰岛素和地特胰岛素降价65%。

  你以为是他们良心发现了吗?当然不是。因为就在消息宣布8个月后,诺和诺德就停止生产胰岛素产品 Levemir。紧接着是今年三月,礼来宣布面临 Humalog 的生产限制,表示可能停产。所以,降价了吗?如降。因为降完没俩月,便宜的就停产了。意思很明显,就是我药企便宜可以,但是你们得做好没药的准备。

  至于中国产品,每年几十亿美元的利润,拿出来一两个亿,游说游说参议员们,写个提案下个禁令就行了。这年头,谁不知道,喊句 China 是政治正确?而且老百姓没药买了,游行起来,闹心的不还是联邦政府?到时候你联邦政府想平事儿,就算心里犯恶心,不也得跪下求着我们恢复生产?那多少钱不还得我们说了算?你看看,到时候美国老百姓该买的还得买,一个也跑不了。于是乎,美国上下只有药厂偷着乐的结局达成了。

  本来,照着这个剧本,美国药企是有办法的,只要不让中国企业准入,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因为无论是川普还是登子,想当总统,那就得喊 China,喊 China,这些企业就能就坡下驴搞禁令,保住自己本土市场的暴利。然而,这些药企是万万没想到,这次我国的新突破直接颠覆了整个行业的底层逻辑。

  原本这些药企能靠着糖尿病的终身性,收病人一辈子的糖尿病税,新技术却能直接把糖尿病治愈了,花一次钱,解决终身问题。换句话说,这东西要是成熟了,把价格打下来了,那胰岛素产品基本就可以扔了。这就好比波兰翼骑兵提着长枪上战场,却发现对面冲过来的是德国坦克一样,直接麻了。怎么办?制裁!必须制裁!我让你没有市场,发展不起来!那么,话说回来,这种制裁,真能有效吗?这就得看国内市场了。

  首先我们要说一个数据,那就是国内糖尿病的人数:1.4亿,已经赶上半个美国的人了。同时,糖尿病在我国一直以来都是“富贵病”的代名词,而数据也证实了糖尿病发病率和经济发展水平息息相关。

  据统计,糖尿病患病率高的省份主要分布在东北、华北和华东地区,其中北京发病率最高,达到了14.8%。这也能从侧面证明一点,糖尿病患者的消费能力,要普遍好于其他常见基础病。因此,糖尿病相关产品和技术的市场化过程,推进速度也会相对快于那些市场小、患者基数低、消费能力不足的病症。而且,长期来看,中国的糖尿病发病率依然会继续增长,据《柳叶刀》子刊统计,中国成人糖尿病 DALY 率,由1990年的547/10万人年,上升至2019年的825/10万人年,增长了50.8%,而到2030年,发病率进一步上升到1165/100000人年。可以说,糖尿病在我国的市场,不仅存量庞大,同时增量也十分可观,是未来亟待解决的较为普遍的群众健康问题,长期市场也是有大量需求的。

  同时,根据贝哲斯咨询发布的糖尿病药物市场调研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糖尿病药物市场容量达3470.57亿元(人民币),而中国糖尿病药物市场容量就已高达1316.73亿元,占比38%,全球最高,美国还不到我们的三分之一。而且国内的糖尿病相关市场的竞争还处于开疆拓土阶段。

  根据《中国糖尿病护理达标现状:一项全国性的横断面研究》的数据显示,国内糖尿病综合治疗达标率仅为4.4%,还没达到美国21%的标准。以1.4亿患者的巨大基数,这意味着有2300万患者的增量可供发掘,换算过去,将近美国全国糖尿病患者的70%。

  美国仅用千万级别患者的市场就撑起了一条庞大的糖尿病相关产业链。那么,我们这个千万级别的空白市场,也足够支撑一项新技术的发展与完善。同时,由于早期的成本问题,短期内,新技术还不会影响传统胰岛素企业的发展,避免了大规模同质化竞争。反而是国内有一部分消费力不俗,亟待解决自身健康问题的患者,乐于为此买单,相关医疗机构,完全可以先满足这类需求,一步步积累经验,让技术从理论化逐渐在实践中走向标准化,形成规模,让新研究产业化,开发出一条巨大的产业链,进而把价格打下来,造福大众,成为糖尿病患者解决病痛的另一种选择。

  由此看来,美国的制裁,不仅不能阻止我们的进步,反倒更像是清末的闭关锁国。再等几年,我们的技术产业化后,大家说,《我不是药神》的一幕,会不会在大洋彼岸上演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酷玩实验室 2024年06月09日 原载:观察者网)


  --- 相关链接 ---

  病毒在生物体内都干了什么?
  当心不良商贩用甲醛给食品果蔬防腐
  消毒剂千万不要乱用
  果农为何用除草剂浸泡柑橘
  不控农药残留 50年后国人难生育
  
千万不要急于住进新装修的房子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