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主页 >> 子夜书案 >> 周礼 >> 春官宗伯

·中华典籍·


周 礼

  


  

《周礼》凡六篇六页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共6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周礼·春官宗伯 第三


  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乃立春官宗伯,使帅其属而掌邦礼,以佐王和邦国。礼官之属:

  大宗伯:卿一人;小宗伯,中大夫二人。
  肆师: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六人,史十有二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郁人: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一人,徒八人。
  鬯人: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八人。
  鸡人:下士一人,史一人,徒四人。
  司尊彝:下士二人,府四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司几筵: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一人,徒八人。
  天府:上士一人,中士二人,府四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典瑞: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一人,徒十人。
  典命: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一人,徒十人。
  司服: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一人,胥一人,徒十人。
  典祀: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守祧:奄八人,女祧每庙二人,奚四人。
  世妇:每宫卿二人,下大夫四人,中士八人,女府二人,女史二人,奚十有六人。
  内宗:凡内女之有爵者。
  外宗:凡外女之有爵者。
  冢人:下大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墓大:夫下大夫二人,中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二十人,徒二百人。
  职丧: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大司乐:中大夫二人。
  乐师: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大胥:中士四人。
  小胥: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四十人。
  大师:下大夫二人。
  小师:上士四人。
  瞽蒙:上瞽四十人,中瞽百人,下瞽百有六十人,视了三百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典同: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磬师: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四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钟师: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六人,徒六十人。
  笙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一人,徒十人。
  镈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韎师: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舞者十有六人,徒四十人。
  旄人:下士四人,舞者众寡无数,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钥师:中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钥章: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鞮鞻:氏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典庸:器下士四人,府四人,史二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司干: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大卜:下大夫二人。
  卜师:上士四人,卜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龟人: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工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菙氏:下士二人,史一人,徒八人。
  占人:下士八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八人。
  簭人: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四人。
  占梦:中士二人,史二人,徒四人。
  视祲:中士二人,史二人,徒四人。
  大祝: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
  小祝: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丧祝: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甸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
  诅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
  司巫: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一人,徒十人。
  男巫:无数。
  女巫:无数。其师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大史: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
  小史: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冯相氏: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八人。
  保章氏: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八人。
  内史:中大夫一人,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外史: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御史: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其史百有二十人,府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巾车: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工百人。
  胥:五人,徒五十人。
  典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车仆: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司常: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都宗人: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家宗人:如都宗人之数。
  凡以神士者无数,以其艺为之贵贱之等。

  大宗伯之职:

  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祇之礼,以佐王建保邦国,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祇,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实柴祀日月星辰,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飌师、雨师,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以絺沈祭山林川泽,以疈辜祭四方百物。以肆献裸享先王,以馈食享先王,以祠春享先王,以礿夏享先王,以尝秋享先王,以烝冬享先王。
  以凶礼哀邦国之忧。以丧礼哀死亡,以荒礼哀凶札,以吊礼哀祸灾,以禬礼哀围败,以恤礼哀寇乱。
  以宾礼亲邦国。春见曰朝,夏见曰宗,秋见曰觐,冬见曰遇,时见曰会,殷见曰同,时聘曰问,殷眺曰视。以军礼同邦国,大师之礼,用众也;大均之礼,恤众也;大田之礼,简众也;大役之礼,任众也;大封之礼,合众也。
  以嘉礼,亲万民。以饮食之礼,亲宗族兄弟。以昏冠之礼,亲成男女。以宾射之礼,亲故旧朋友。以飨燕之礼,亲四方之宾客。以脤膰之礼,亲兄弟之国。以贺庆之礼,亲异姓之国。
  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位。壹命受职,再命受服,三命受位,四命受器,五命赐则,六命赐官,七命赐国,八命作牧,九命作伯。
  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
  以禽作六挚,以等诸臣。孤执皮帛,卿执羔,大夫执鴈,士执雉,庶人执鹜,工商执鸡。
  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皆有牲币,各放其器之色。
  以天产作阴德,以中礼防之;以地产作阳德,以和乐防之。以礼乐合天地之化、百物之产。以事鬼神,以谐万民,以致百物。
  凡祀大神、享大鬼、祭大示,帅执事而卜日宿。视涤濯,莅玉鬯,省牲镬,奉玉齍(另有作“粢”),诏大号,治其大礼,诏相王之大礼。若王不与祭祀,则摄位。凡大祭祀,王后不与,则摄而荐豆笾彻。
  大宾客,则摄而载果。朝觐会同,则为上相。大丧,亦如之。王哭诸侯,亦如之。王命诸侯,则傧。国有大故,则旅上帝及四望。王大封,则先告后土。乃颁祀于邦国、都家、乡邑。

  小宗伯之职:

  掌建国之神位,右社稷,左宗庙。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类亦如之。兆山川、丘陵、坟衍,各因其方。
  掌五礼之禁令,与其用等。辨庙祧之昭穆,辨吉凶之五服、车旗、宫室之禁。
  掌三族之别,以辨亲疏。其正室皆谓之门子,掌其政令。
  毛六牲,辨其名物而颁之于五官,使共奉之。辨六齍(另有作“粢”)之名物与其用,使六宫之人共奉之。辨六彝之名物,以待果将。辨六尊之名物。以待祭祀、宾客。
  掌衣服、车旗、宫室之赏赐。掌四时祭祀之序事,与其礼。若国大贞,则奉玉帛以诏号。大祭祀,省牲,视涤濯。祭之日,逆齍,省镬,告时于王,告备于王。
  凡祭祀、宾客,以时将瓒果。诏相祭祀之小礼。凡大礼,佐大宗伯。赐卿、大夫、士爵、则傧。小祭祀,掌事,如大宗伯之礼。大宾客,受其将币之赍。若大师,则帅有司而立军社、奉主车。若军将有事,则与祭,有司将事于四望。若大甸,则帅有司而馌兽于郊,遂颁禽。大灾,及执事祷祠于上下神祇。
  王崩,大肆,以秬鬯渳。及执事莅大敛、小敛,帅异族而佐。县衰冠之式于路门之外。及执事视葬献器,遂哭之。卜葬兆,甫竁,亦如之。既葬,诏相丧祭之礼。成葬,而祭墓为位。
  凡王之会同、军旅、甸役之祷祠,肄仪为位。国有祸灾,则亦如之。凡天地之大灾,类社稷宗庙,则为位。
  凡国之大礼,佐大宗伯。凡小礼,掌事,如大宗伯之仪。
  肆师之职:
  掌立国祀之礼,以佐大宗伯。立大祀,用玉帛牲牷。立次祀,用牲币。立小祀,用牲。以岁时序其祭祀及其祈珥。大祭祀,展牺牲系于牢,颁于职人。凡祭祀之卜日宿为期,诏相其礼,视涤濯亦如之。祭之日,表齍盛,告絜,展器陈,告备及果筑鬻(另有作“筑煮”)。相治小礼,诛其慢怠者。掌兆中、庙中之禁令。凡祭祀礼成,则告事毕。
  大宾客,莅筵几,筑鬻(另有作“筑煮”),赞果将。大朝觐,佐傧。共设匪瓮之礼。飨食,授祭。与祝侯禳于疆及郊。
  大丧,大 渳以鬯,则筑煮。令外内命妇序哭。禁外内命男女之衰不中法者,且授之杖。
  凡师甸,用牲于社宗,则为位。类造上帝,封于大神,祭兵于山川,亦如之。凡师不功,则助牵主车。凡四时之大甸猎,祭表貉,则为位。
  尝之日,莅卜来岁之芟。狝之日,莅卜来岁之戒。社之日,莅卜来岁之稼。
  若国有大故,则令国人祭。岁时之祭祀亦如之。凡卿大夫之丧,相其礼。凡国之大事,治其礼仪,以佐宗伯。凡国之小事,治其礼仪而掌其事,如宗伯之礼。
   郁人:掌祼器。凡祭祀、宾客之祼事,和郁鬯以实彝而陈之。凡祼玉,濯之陈之,以赞祼事。诏祼将之仪与其节。凡祼事,沃盥。大丧之渳,共其肆器;及葬,共其祼器,遂貍之。大祭祀,与量人受举斝之卒爵而饮之。
  鬯人:掌共秬鬯而饰之。凡祭祀,社壝用大罍,萗们用瓢赍,庙用脩。凡山川四方用蜃,凡(祼)〔貍〕事用概,凡疈事用散。大丧之大渳,设斗,共其衅鬯。凡王之齐事,王其秬鬯。凡王吊临,共介鬯。
  鸡人:掌共鸡牲,辨其物。大祭祀,夜呼旦以叫百官。凡国之大宾客、会同、军旅,丧纪,亦如之。凡国事为期,则告之时。凡祭祀,面禳衅,共其鸡牲。
  司尊彝:掌六尊、六彝之位,诏其酌,辨其用与其实。春祠、夏礿,祼用鸡彝、鸟彝,皆有舟。其朝践用两献尊,其再献用两象尊,皆有罍。诸臣之所昨也。秋尝、冬烝,祼用斝彝、黄彝,皆有舟。其朝献用两著尊,甚馈献用两壶尊,皆有罍。诸臣之所昨也。凡四时之间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其朝践用两大尊,其再献用两山尊,皆有罍。诸臣之所昨也。凡六彝、六尊之酌,郁齐献酌,醴齐缩酌,盎齐浚酌,凡酒修酌。大丧,存奠彝,大旅亦如之。
  司几筵:掌五几、五席之名物,辨其用与其位。凡大朝觐、大飨射,凡封国、命诸侯,王位设黼依,依前南乡,设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加次席黼纯,左右玉几。祀先王、昨席,亦如之。——诸侯祭祀席蒲筵缋纯,加莞席纷纯,右雕几。昨席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筵国宾于牖前亦如之;左彤几。——甸役,则设熊席,右漆几。凡丧事,设苇席,右素几。其柏席用萑黼纯,——诸侯则纷纯,——每敦一几。凡吉事变几,凶事仍几 。
  天府:掌祖庙之守藏与其禁令。凡国之玉镇、大宝器藏焉。若有大祭、大丧,则出而陈之;既事,藏之。凡官府乡州及都鄙之治中,受而藏之,以诏王察群吏之治。上春,衅宝镇及宝器。凡吉凶之事,祖庙之中沃盥,执烛。季冬,陈玉,以贞来岁之媺恶。若迁宝,则奉之。若祭天之司民、司禄而献民数、谷数,则受而藏之。
  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辨其名物与其用事,设其服饰。王晋大圭,执镇圭,缫藉五采五就,以朝日。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缫皆三采三就;子执谷璧,男执蒲璧,缫皆二采再就;以朝、觐、宗、遇、会、同于王。诸侯相见,亦如之。瑑圭璋璧琮,缫皆二采一就,以覜聘。四圭有邸,以祀天、旅上帝。两圭有邸,以祀地、旅四望。祼圭有瓒,以肆先王,以祼宾客。圭璧,以祀日月星辰。璋邸射,以祀山川,以造赠宾客。土圭以致四时日月,封国则以土地。珍圭以征守,以恤凶荒。牙璋以起军旅,以治兵守。璧羡以起度。駔圭、璋、璧、琮、琥、璜之渠眉,疏璧琮以敛尸。谷圭以和难,以聘女。琬圭以治德,以结好。琰圭以易行,以除慝。大祭祀,大旅,凡宾客之事,共其玉器而奉之。大丧,共饭玉、含玉、赠玉。凡玉器出,则共奉之。
  典命:掌诸侯之五仪、诸臣之五等之命。上公九命为伯,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九为节。侯伯七命,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七为节。子男五命,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五为节。王之三公八命,其卿六命,其大夫四命;及其出封,皆加一等,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亦如之。凡诸侯之适子,誓于天子,摄其君,则下其君之礼一等,未誓,则以皮帛继子男。公之孤四命,以皮帛视小国之君,其卿三命,其大夫再命,其士壹命,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各视其命之数;侯伯之卿、大夫、士亦如之。子男之卿再命,其大夫壹命,其士不命,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各视其命之数。
  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与其用事。王之吉服:祀昊天上帝,则服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享先王,则衮冕;享先公,飨,射,则鷩冕;祀四望山川,则毳冕;祭社稷、五祀,则希冕;祭群小祀,则玄冕。凡兵事,韦弁服。视朝,则皮弁服。凡甸,冠弁服。凡凶事,服弁服。凡吊事,弁绖服。凡丧,为天王斩衰,为王后齐衰。王为三公六卿锡衰,为诸侯缌衰,为大夫、士疑衰,其首服皆弁绖。大札、大荒、大灾,素服。公之服,自豪冕而下,如王之服。侯伯之服,自鷩冕而下,如公之服。子男之服,自毳冕而下,如侯伯之服。孤之服,自希冕而下,如子男之服。卿大夫之服,自玄冕而下,如孤之服;其凶服,加以大功、小功。士之服,自皮弁而下,如大夫之服,其凶服亦如之。其齐服有玄端、素端。凡大祭祀、大宾客,共其衣服而奉之。大丧,共其复衣服、敛衣服、奠衣服、廞衣服,皆掌其陈序。
  典祀:掌外祀之兆守,皆有域,掌其(政)〔禁〕令。若以时祭祀,则帅其属而修除,征役于司隶而役之。及祭,帅其属而守其厉禁而跸之。
  守祧:掌守先王先公之庙祧,其遗衣服藏焉。若将祭祀,则各以其服授尸。其庙,则有司修除之;其祧,则守祧黝垩之。既祭,则藏其隋与其服。
  世妇:掌女宫之宿戒及祭祀,比其具。诏王后之礼事。帅六宫之人共粢盛。相外内宗之礼事。大宾客之飨食,亦如之。大丧,比外内命妇之朝莫哭不敬者,而苛罚之。凡王后有拜事于妇人,则诏相。凡内事有达于外官者,世妇掌之。
  内宗:掌宗庙之祭祀,荐加豆笾。及以乐彻,则佐传豆笾。宾客之飨食,亦如之。主后有事,则从。大丧,序哭者;哭诸侯亦如之。凡卿大夫之丧,掌其吊临。
  外宗:掌宗庙之祭祀,佐王后荐玉豆,视豆笾;及以乐彻,亦如之。王后以乐羞粢,则赞。凡王后之献,亦如之。王后不与,则赞宗伯。小祭祀,掌事;宾客之事亦如之。大丧,则叙外内朝莫哭者,哭诸侯亦如之。
  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为之图。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凡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后,各以其族。凡死于兵者,不入兆域。凡有功者,居前。以爵等为丘封之度与其树数。大丧既有日,请度甫竁,遂为之尸;及竁,以度为丘隧,共丧之窆器;及葬,言鸾车象人;及窆,执斧以莅;遂入,藏凶器。正墓位,跸墓域,守墓禁。凡祭墓,为尸。凡诸侯及诸臣葬于墓者,授之兆,为之跸,均其禁。
  墓大夫:掌凡邦墓之地域,为之图。令国民族葬,而掌其禁令;正其位,掌其度数,使皆有私地域。凡争墓地者,听其狱讼。帅其属而巡墓厉,居其中之室以守之。
  职丧:掌诸侯之丧及卿、大夫、士凡有爵者之丧,以国之丧礼莅其禁令,序其事。凡国有司以王命有事焉,则诏赞主人。凡其丧祭,诏其号,治其礼。凡公有司之所共,职丧令之,趣其事。
  大司乐: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国之学政,而合国之子弟焉。凡有道者、有德者,使教焉;死则以为乐祖,祭于瞽宗。以乐德教国子:中,和,祗,庸,孝,友。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以乐舞教国子舞《云门》《大卷》《大咸》《大磬》、《大夏》、《大濩》、《大武》。以六律、六同、五声、八音、六舞,大合乐以致鬼神祇,以和邦国,以谐万民,以安宾客,以说远人,以作动物。乃分乐而序之,以祭,以享,以祀。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乃奏大蔟,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祇。乃奏姑洗,歌南吕,舞《大磬》,以祀四望。乃奏蕤宾,歌函钟,舞《大夏》,以祭山川。乃奏夷则,歌小吕,舞《大濩》,以享先妣。乃奏无射,歌夹钟,舞《大武》,以享先祖。凡六乐音,文之以五声,播之以八音。凡六乐者,一变而致羽物及川泽之祇,再变而致裸物及山林之祇,三变而致鳞物及丘陵之祇,四变而致毛物及坟衍之祇,五变而致介物及土祇,六变而致象物及天神。凡乐,圜钟为宫,黄钟为角,大蔟为徵,姑洗为羽,雷鼓雷鼗,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云门》之舞;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凡乐,函钟为宫,大蔟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灵鼓灵鼗,孙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祇皆出,可得而礼矣。凡乐,黄钟为宫,大吕为角,大蔟为徵,应钟为羽,路鼓路鼗,阴竹之管,龙门之琴瑟,《九德》之歌,《九磬》之舞;于宗庙之中奏之,若乐九变,则人鬼可得而礼矣。凡乐事:大祭祀,宿县,遂以声展之。王出入,则令奏《王夏》;尸出入,则令奏《肆夏》;牲出入,则令奏《昭夏》。帅国子而舞。大飨不入牲,其他皆如祭祀。大射,王出入,令奏《王夏》;及射,令奏《驺虞》。诏诸侯以弓矢舞。王大食,三宥,皆令奏钟鼓。王师大献,则令奏恺乐。凡日月食,四镇五岳崩,大傀异灾,诸侯薨,令去乐。大札、大凶、火灾、大臣死,凡国之大忧,令弛县。凡建国,禁其淫声、过声、凶声、慢声。大丧,莅廞乐器;及葬,藏乐器,亦如之。
  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小舞。凡舞,有帗舞,有羽舞,有皇舞,有旄舞,有干舞,有人舞。教乐仪,行以《肆夏》,趋以《采荠》,车亦如之。环拜,以钟鼓为节。凡射,王以《驺虞》为节,诸侯以《狸首》为节,大夫以《采蘋》为节,士以《采蘩》为节。凡乐,掌其序事,治其乐政。凡国之小事用乐者,令奏钟鼓。凡乐成,则告备。诏来瞽皋舞,(诏)及彻①【①据贾疏所言起讫,“诏”字为衍文。】,帅学士而歌彻;令相。飨食诸侯,序其乐事,令奏钟鼓,令相,如祭之仪。燕射,帅射夫以弓矢舞。乐出入,令奏钟鼓。凡军大献,教恺歌,遂倡之。凡丧,陈乐器,则帅乐官;及序哭,亦如之。凡乐官,掌其政令,听其治讼。
  大胥:掌学士之版,以待致诸子。春,入学,舍采合舞。秋,颁学合声。以六乐之会正舞位,以序出入舞者,比乐官,展乐器。凡祭祀之用乐者,以鼓征学士。序宫中之事。
  小胥:掌学士之征令而比之,觵其不敬者,巡舞列而挞其怠慢者。正乐县之位,王宫县,诸侯轩县,卿大夫判县,士特县,辨其声。凡县钟磬,半为堵,全为肆。
  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阳声:黄钟,大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
  阴声:大吕,应钟,南吕,函钟,小吕,夹钟。皆文之以五声:宫、商、角、徵、羽。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以六德为之本,以六律为之音。大祭祀:帅登歌,令奏击拊;下管,播乐器,令奏鼓楝。大飨亦如之。大射,帅瞽而歌射节。大师,执同律以听军声而诏吉凶。大丧,帅瞽而廞,作柩谥。凡国之瞽矇,正焉。
  小师:掌教鼓鼗、柷、敔、埙、箫、管、弦、歌。大祭祀:登歌击拊;下管,击应鼓;彻,歌。大飨,亦如之。大丧,与廞。凡小祭事、小乐事,鼓楝。掌六乐声音之节与其和。
  瞽矇:掌播鼗、柷、敔、埙、箫、管、弦、歌。讽诵诗,世奠系,鼓琴瑟。掌《九德》、六诗之歌,以役大师。
  视瞭:掌凡乐事播鼗,击颂磬、笙磬。掌大师之县。凡乐事,相瞽。大丧,廞乐器;大旅亦如之。宾、射,皆奏其钟鼓;鼜、恺献,亦如之。
  典同: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阴阳之声,以为乐器。凡声,高声硱,正声缓,下声肆,陂声散,险声敛,达声赢,微声韽,回声衍,侈声筰,弇声郁,薄声甄,厚声石。凡为乐器,以十有二律为之数度,以十有二声为之齐量。凡和乐亦如之。
  磬师:掌教击磬、击编钟。教缦乐、燕乐之钟磬。凡祭祀,奏缦乐。
  钟师:掌金奏。凡乐事,以钟鼓奏九夏:《王夏》、《肆夏》、《昭夏》、《纳夏》、《章夏》、《齐夏》、《族夏》、《祴夏》、《骜夏》。凡祭祀、飨食,奏燕乐。凡射:王,奏《驺虞》;诸侯,奏《狸首》;卿大夫,奏《采蘋》;士,奏《采蘩》。掌鼙,鼓缦乐。
  笙师:掌教吹竽、笙、埙、龠、箫、篪、笛、管,舂牍、应、雅,以教祴乐。凡祭祀、飨、射,共其钟笙之乐,燕乐亦如之。大丧,廞其乐器;及葬,奉而藏之。大旅,则陈之。
  镈师:掌金奏之鼓。凡祭祀,鼓其金奏之乐;飨食、宾射,亦如之。军大献,则鼓其恺乐。凡军之夜三鼜,皆鼓之;守鼜亦如之。大丧,廞其乐器,奉而藏之。
  靺师:掌教靺乐。祭祀,则帅其属而舞之;大飨亦如之。
  旄人:掌教舞散乐、舞夷乐。凡四方之以舞仕者属焉。凡祭祀宾客,舞其燕乐。
  龠师:掌教国子舞羽吹龠。祭祀,则鼓羽龠之舞;宾客、飨食,则亦如之。大丧,廞其乐器,奉而藏之。
  龠章:掌土鼓、豳龠。中春,昼击土鼓,吹《豳》诗,以逆暑。中秋,夜迎寒,亦如之。凡国祈年于田祖,吹《豳》雅,击土鼓,以乐田畯。国祭蜡,则吹《豳》颂,击土鼓,以息老物。
  鞨鞄氏:掌四夷之乐与其声歌。祭祀,则吹而歌之;燕亦如之。
  典庸器:掌藏乐器、庸器。及祭祀,帅其属而设筍簴、陈庸器;飨食、宾射亦如之。大丧,廞筍簴。
  司干:掌舞器。祭祀,舞者既陈,则授舞器;既舞则受之。宾、飨亦如之。大丧,廞舞器;及葬,奉而藏之。
  大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王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其经兆之体,皆百有二十,其颂皆千有二百。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掌三梦之法:一曰《致梦》,二曰《觭梦》,三曰《咸陟》。其经运十,其别九十。以邦事作龟之八命,一曰征,二曰象,三曰与,四曰谋,五曰果,六曰至,七曰雨,八曰瘳。以八命者赞三兆、三易、三梦之占,以观国家之吉凶,以诏救政。凡国大贞,卜立君,卜大封,则视高作龟。大祭祀,则视高命龟。凡小事,涖卜。国大迁、大师,则贞龟。凡旅,陈龟。凡丧事,命龟。
  卜师:掌开龟之四兆,一曰方兆,二曰功兆,三曰义兆,四曰弓兆。凡卜事,视高。扬火以作龟,致其墨。凡卜,辨龟之上下、左右、阴阳,以授命龟者而诏相之。
  龟人:掌六龟之属,各有名物。天龟曰灵属,地龟曰绎属,东龟曰果属,西龟曰雷属,南龟曰猎属,北龟曰若属。各以其方之色与其体辨之。凡取龟用秋时,攻龟用春时,各以其物入于龟室。上春衅龟,祭祀先卜。若有祭事,则奉龟以往;旅亦如之,丧亦如之。
  菙氏:掌共燋契,以待卜事。凡卜,以明火爇燋,遂吹其焌契,以授卜师,遂役之。
  占人:掌占龟,以八筮占八颂,以八卦占筮之八故,以视吉凶。凡卜筮,君占体,大夫占色,史占墨,卜人占坼。凡卜筮,既事,则系币以比其命。岁终,则计其占之中否。
  筮人:掌三易以辨九筮之名,——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九筮之名,一曰巫更,二曰巫咸,三曰巫式,四曰巫目,五曰巫易,六曰巫比,七曰巫祠,八曰巫参,九曰巫环。——以辨吉凶。凡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上春,相筮。凡国事,共筮。
  占梦:掌其岁时,观天地之会,辨阴阳之气。以日月星辰占六梦之吉凶,一曰正梦,二曰噩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季冬聘王梦,献吉梦于王,王拜而受之。乃舍萌于四方,以赠恶梦,遂令始难驱役。
  视祲:掌十辉之法,以观妖祥、辨吉凶。一曰祲,二曰象,三曰鑴,四曰监,五曰闇,六曰瞢,七曰弥,八曰叙,九曰隮,十曰想。掌安宅叙降。正岁则行事,岁终则弊其事。
  大祝:掌六祝之辞,以事鬼神祇,祈福祥,求永贞。一曰顺祝,二曰年祝,三曰吉祝,四曰化祝,五曰瑞祝,六曰策祝。掌六祈以同鬼神祇,一曰类,二曰造,三曰祎,四曰萗,五曰攻,六曰说。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一曰祠,二曰命,三曰诰,四曰会,五曰祷,六曰诔。辨六号,一曰神号,二曰鬼号,三曰祇号,四曰牲号,五曰粢号,六曰币号。辨九祭,一曰命祭,二曰衍祭,三曰炮祭,四曰周祭,五曰振祭,六曰擩祭,七曰绝祭,八曰缭祭,九曰共祭。辨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以享右祭祀。凡大禋祀、肆享、祭祇,则执明水火而号祝。隋衅,逆牲逆尸,令钟鼓;右亦如之。来瞽,令皋舞。相尸礼。既祭,令彻。大丧,始崩,以肆鬯渳尸,相饭,赞敛,彻奠,言甸人读祷;付、练、祥,掌国事。国有大故、天灾,弥祀社稷,祷祠。大师,宜于社,造于祖,设军社,类上帝,国将有事于四望,及军归献于社,则前祝。大会同,造于庙,宜于社,过大山川,则用事焉;反行,舍奠。建邦国,先告后土,用牲币。禁督逆祀命者。颁祭号于邦国都鄙。
  小祝:掌小祭祀将事侯、禳、祷、祠之祝号,以祈福祥,顺丰年,逆时雨,宁风旱,弥灾兵,远罪疾。大祭祀,逆粢盛,送逆尸,沃尸盥,赞隋,赞彻,赞奠。凡事佐大祝。大丧,赞渳,设熬,置铭;及葬,设道赍之奠,分祷五祀。大师,掌衅祈号祝。有寇戎之事,则保郊,祀于社。凡外内小祭祀、小丧纪、小会同、小军旅,掌事焉。
  丧祝:掌大丧劝防之事。及辟,令启。及朝,御柩,乃奠。及祖,饰棺,乃载,遂御〔之〕。及葬,御柩出宫,乃代。及圹,说载除饰。小丧,亦如之。掌丧祭祀号。王吊,则与巫前。掌胜国邑之社稷之祝号,以祭祀祷祠焉。凡卿、大夫之丧,掌事而敛饰棺焉。
  甸祝:掌四时之田表貉之祝号。舍奠于祖庙,祢亦如之。师甸,致禽于虞中,乃属禽;及郊,馌兽,舍奠于祖庙,乃敛禽。禂牲、禂马,皆掌其祝号。
  诅祝:掌盟、诅、类、造、攻、说、祎、萗之祝号。作盟诅之载辞,以叙国之信用,以质邦国之剂信。司巫:掌群巫之政令。若国大旱,则帅巫而舞雩。国有大灾,则帅巫而造巫恒。祭祀,则共匰主及道布及蒩馆。凡祭事,守瘗。凡丧事,掌巫降之礼。
  男巫:掌望祀、望衍授号,旁招以茅。冬堂赠,无方无算。春招弭,以除疾病。王吊,则与祝前。
  女巫:掌岁时拔除、衅浴。旱暵则舞雩。若王后吊,则与祝前。凡邦之大灾,歌哭而请。
  大史:掌建邦之六典,以逆邦国之治。掌法以逆官府之治,掌则以逆都鄙之治。凡(辨)〔辩〕法者考焉,不信者刑之。凡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有约剂者,藏焉,以贰六官,六官之所登。若约剂乱,则辟法,不信者刑之。正岁年以序事,颁之于官府及都鄙,颁告朔于邦国。闰月,诏王居门终月。大祭祀,与执事卜日。戒及宿之日,与群执事读礼书面协事。祭之日,执书以次位常,(辨)〔辩〕事者考焉,不信者诛之。大会同、朝觐,以书协礼事。及将币之日,执书以诏王。大师,抱天时,与大师同车。大迁国,抱法以前。大丧,执法以莅劝防;遣之日,读诔。凡丧事考焉。小丧,赐谥。凡射事,饰中,舍算,执其礼事。
  小史:掌邦国之志,奠系世,辨昭穆,若有事,则诏王之忌讳。大祭祀,读礼法,史以书叙昭穆之俎簋。大丧、大宾客、大会同、大军旅,佐大史。凡国事之用礼法者,掌其小事。卿大夫之丧,赐谥,读诔。
  冯相氏:掌十有二岁、十有二月、十有二辰、十日、二十有八星之位,辨其叙事,以会天位。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时之叙。
  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以十有二岁之相,观天下之妖祥。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降、丰荒之祲象。以十有二风,察天地之和、命乖别之妖祥。凡此五物者,以诏救政,访序事。
  内史:掌王之八柄之法,以诏王治,一曰爵,二曰禄,三曰废,四曰置,五曰杀,六曰生,七曰予,八曰夺。执国法及国令之贰,以考政事,以逆会计。掌叙事之法,受纳访,以昭王听治。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凡四方之事书,内史读之。王諥禄,则赞为之,以方出之;赏赐,亦如之。内史掌书王命,遂贰之。
  外史: 掌书外令,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书,掌达书名于四方。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
  御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令,以赞冢宰。凡治者受法令焉。掌赞书(凡数)〔数凡〕从政者。
  巾车:掌公车之政令,辨其用与其旗物而等叙之,以治其出入。王九五路:一曰玉路,钖,樊缨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钩,樊缨九就,建大旂,以宾,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以封;革路,龙勒,条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木路,前樊鹄缨,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国。王后之五路:重翟,钖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雕面鷖总;——皆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握;辇车,组輓,有翣,羽盖。王之丧车五乘:木车,蒲蔽,犬猽、尾櫜,疏饰,小服皆疏;素车,棼蔽,犬猽、素饰,小服皆素;藻车,藻蔽,鹿浅猽、革饰;駹车,萑蔽,然猽、髤饰;漆车,藩蔽,豻猽、雀饰。服车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缦,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庶人乘役车。凡良车、散车不在等者,其用无常。凡车之出入,岁终则会之,凡赐阙之;毁折,入赍于职币。大丧,饰遣车,遂廞之行之;及葬,执盖从车,持旋;及墓,呼启关,陈车。小丧,共柩路与其饰。岁时更续,共其弊车。大祭祀,鸣铃以应鸡人。
  典路:掌王及后之五路,辨其名物与其用说。若有大祭祀,则出路,赞驾说。大丧、大宾客,亦如之。凡会同、军旅、吊于四方,以路从。
  车仆:掌戎路之萃、广车之萃、阙车之萃、苹车之萃、轻车之萃。凡师,共革车,各以其萃;会同,亦如之。大丧,廞革车。大射,共三乏。
  司常:掌九旗之物名,各有属,以待国事。日月为常,交龙为旂,通帛为旃,杂帛为物,熊虎为旗,鸟隼为旖,龟蛇为旐,全羽为旞,析羽为旌。及国之大阅,赞司马颁旗物:王建大常,诸侯建旂,孤卿建旃,大夫、士建物,师都建旗,州里建旖,县鄙建旐,道车载旞,斿车载旌。皆画其象焉,官府各象其事,州里各象其名,家各象其号。凡祭祀,各建其旗,会同、宾客亦如之;置族门。大丧,共铭族,建廞车之旌;及葬,亦如之。凡军事,建旌旗;及致民,置旗,弊之。甸,亦如之。凡射,共获旌。岁时共更旌。
  都宗人:掌都祭祀之礼。凡都祭祀致福于国。正都礼与其服。若有寇戎之事,则保群神之壝。国有大故,则令祷祠;既祭,反命于国。
  家宗人:掌家祭祀之礼。凡祭祀,致福。国有大故,则令祷祠,反命;祭亦如之。掌家礼与其衣服、宫室、车旗之禁令。凡以神仕者,掌三辰之法,以犹鬼神祇之居,辨其名物。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以夏日至致地祇物魅,以祎国之凶荒、民之札丧。

 
〔共6頁〕 目录 1 2 3 4 5 6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