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子夜书案 >> 广阳杂记选 <1>

·子夜书案·
 


广阳杂记选

 

〔清〕刘献廷·著
 

凡一卷共三页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弁言


  清康熙间,大兴刘献廷(继庄)著有《广阳杂记》五卷,所记关于南明与郑氏的一些遗事,每多得自口碑。盖时当明郑亡后不久,颇有人犹能就记忆所及为之道出也。今稍广其范围,就中选录九十余则,辑为《广阳杂记选》一种,列于《文丛》刊印。

  书末,另选新城王士禛(贻上)所著《池北偶谈》十则,及《香祖笔记》六则,分作附录一、二。吴江钮琇(玉樵)所著《觚剩》十六则,作为附录三。并录署名“花村看行侍者”著《谈往》一则,作为附录四。内除《池北偶谈》《觚剩》以及《谈往》各题系属原有者以外,本书正文及《香祖笔记》各则的题目,均为选辑时所拟加。(吴幅员)

  --------
  广阳杂记·全集

 

广阳杂记选


  ○缅国

  彭秋水闻人言:云南西面为缅国,至此地,皆平坦,无复高山大泽矣。


  ○傅宏烈

  傅宏烈,字竹君;江西进贤人。永历时,为迁江知县;于王国光麾下投诚,诡云中书,授韶州府同知,升庆阳府知府。上书论平西,上知其忠,密敕广西梧州安置。


  ○吴应期

  吴应期,岳州失守,退至交水,郭壮图绞杀之,以其失陷封疆也;壮图与应期有宿憾焉。应期,字维周。


  ○清旂官

  清世爵:一品精奇尼哈哈番,二品阿思尼哈哈番,三品阿达哈哈番,四品摆他喇哈哈番,五品拖沙喇哈哈番。
  东四旂:镶黄、正白、镶白、正蓝;西四旂:正黄、正红、镶红、镶蓝。
  正黄、镶黄、正白为上三旂,无王,但有都统(即固山额巾)、副都统(即梅勒章京)。每旂,满洲、蒙古、汉军各掌印都统一员、副都统二员。
  每八旂,满洲有纛章京一员,职与都统等;止管摆呀喇,掌龙纛。
  每旂,喀把什虾二员,职与副都统等。
  又,东西四旂各有喀喇昂邦一员,职与都统等;俱单管喀巴什。
  每旂甲喇章京满洲六员、蒙古二员、汉军五员,职俱三品。
  八旂满洲、蒙古、汉军共牛录章京一千员,职四品。每牛录下有分得拨什库一员,职六品;小拨库六名。小拨什库轮班管事,不分人数。每牛录下马甲三十名。内有工匠一名、喀把什二名、郭吃喝摆呀喇二名、跟王爷大摆呀喇十七名;另有壮大一名,管辖摆呀喇十七名。步甲二十名,无马,不出兵,止守城、当差,无帐房。内有步兵拨什库二名。
  每牛录,铁匠一名、鞍匠一名。
  每马甲一名,帐房一顶。私自备用者,或二、三、四人合一顶,听便。
  马甲箭五十条,弓、刀各一。
  马甲明盔暗甲,大摆呀喇明甲。
  每都统与摆呀喇、纛章京有织金龙纛,蒙古、满洲无月,汉军有月。
  王子三尖龙纛,三棱火炎,银顶后有蜈蚣旂二。
  都统黑缨,正边方旂。
  摆呀喇红缨,火炎边旂。
  梅勒章京无纛,止有标四杆;旂长二尺。
  甲喇章京本色纛,无蟒。
  牛录在家,有官纛二杆,汉京(疑当作“军”)一杆;出兵,加甲喇章京衔,有纛。
  分得拨什库遇出战分兵之时,外加甲喇章京衔,有纛。
  加甲喇章京出兵为夸兰大,有纛。
  小拨什库背旂一杆,方二尺,黑缨。
  喀把什先锋营壮大头带翎,有飞虎;背旂方二尺,狐尾。
  摆呀喇壮大斜尖本色旂,红缨。
  甲喇章京俸银一百三十(一本下有“一”字)两。白米一百三十斛(计六十五石)。出兵有行粮:每月银六两,每日米八合三勺;马草二束,料五升。
  牛录章京俸银一百零五两,米一百零五斛。出兵每日加米八合三勺,每月银六两。
  分得拨什库每年银六十两、米六十斛。出兵每月加银四两。
  小拨什库每年银四十八两、米四十八斛。出兵每日加小米八合三勺,每月银二两。
  壮大喀把什与分得拨什库同,摆呀喇壮大亦与分得拨什库同。
  加兰大每年银八十五两、米八十五斛。出兵行粮与拨什库同。
  马甲每年银三十六两、米四十六斛。出兵行粮与拨什库同。
  步甲每年银十八两、米二十二斛。
  铁匠、鞍匠每年银十二两、米二十二斛。出兵有口粮、月粮。
  摆呀喇每年银四十八两、米四十八斛。
  步甲拨什库每年银二十四两、米二十二斛。
  当日原圈地每人六赏(一赏六亩),共地三十六亩。如家有壮丁二名,该地七十亩;人多者,照数加增。当差照人算数。
  东西四旂共乌可勒一员,即九门提督。
  东西四旂各喀喇大一员,职与梅勒同。
  乌可勒、喀喇大皆管步兵兼管九门。把门马甲,每门满洲、蒙古共二十名。每门有章京二名,食俸八十五两;马夫二名。
  每甲喇章京管牛录或十三、十四、十五不等。各甲喇下管加兰大四名,单管步兵;职五品。步军满洲、蒙古、汉军各固山大一员,职与甲喇章京同;俸亦同。


  ○何腾蛟赠谥

  何督师腾蛟长沙被害,相传永历中赠中湘王。万季野述吴汉槎言,乃忠襄王,中湘误也;督师黎平人,赠黎平王,谥“忠襄”。汉槎,吴江人;尊人名晋锡,曾为湖广巡抚,故知之甚悉。及检“劫灰录”,乃云赠中湘王,谥“忠烈”云。


  ○南明诸王名讳与终地

  隆武讳聿键,终于福建;绍武讳聿,终于粤西;永历讳由榔,终于夜郎;鲁监国讳以海,终于海外:绝奇(万季野云)!


  ○“劫灰录”著者

  “劫灰录”乃冯苏所著。苏字再来。


  ○四将军

  张献忠在蜀,置平东、定西、安南、抚北四将军,以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四人为之,又以孙可望为前军先锋。


  ○安龙行在古井

  永历之走安龙,孙可望将图不轨。行在所有古井压以巨石,上书符篆。可望询之,土人云:“井有孽龙,昔张三丰锁之于此;不可开也”!可望恃有天命,强发之;水忽涌上。可望惊走,水已及可望膝。土人呼曰:“此龙来朝王;王命‘免朝’,则水退矣。”可望且走且呼,连曰“免朝!免朝!”而水来益甚,且及帝居。众又呼曰:“此龙来朝万岁;以万岁命‘免朝’,水其退乎!”遂闻之于帝。众传呼“万岁免朝!”水应声而退,复归于井矣,遂更以石压之。可望自是知天命不在也,其谋始顿息。


  ○永历遇瘴

  又,永历在滇中,驻跸一山。土人云:“此地瘴气最厉;外人住此,无不死者。万岁不宜留此”!帝曰:“吾居之,何瘴之有”。自此瘴气全消,兹山至今无瘴。


  ○一堵墙

  流贼中有号“一堵墙”者,即孙可望也。


  ○明军制

  明初军制,髣佛汉之南、北军。锦衣等十二卫卫宫禁者,南军也;京营等四十八卫巡徼京□者,北军也。而所谓“春秋班换兵”独取山东、河南、中都、大宁者,则又汉调三辅之意也。然太祖以卫兵分隶五府,独称五军营。自成祖聚兵北伐归,结营团操,始设五军、三干、神机三大营。时有胜兵四十万,以勋臣二人提督之。至己巳之变,于忠肃选饶骑十五万分为十营,名曰团营;而其余者曰老家营。仍用勋臣提督,属大司马。天顺初,革团营;八年而复。成化初,再革;二年而复。又增为十二营,曰奋武、耀武、练武、显武、敢勇、果勇、鼓勇、效勇、立威、伸威、扬威、振威;用中贵人监之,曰监枪。正德间,又简精锐六千人分隶东、西官厅,为听征。嘉靖庚戌,罢营团东、西厅,复设三大营,而改三千营为神枢营;特设提督勋臣一人,又时命文臣协理之,号曰戎政府。崇祯间,外有龙骧左、龙骧右、武骧左、武骧右四卫为天子禁旅,名勇卫营。后又选京卫幼官应袭舍人六千充护卫,名选练营;而可用者,独有勇卫营而已。


  ○台湾郑氏起讫

  台湾延平王郑氏起于明天启四年(甲子),至清康熙二十二年(癸亥)福建提督施烺逼降之。


  ○郑氏四传

  郑芝龙子成功、成功子锦、锦子克塽凡四传,计六十年。


  ○施烺入台

  施烺于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九日破澎湖,七月十三日自澎湖进兵,十九日至鹿耳门,入台湾。二十二日,延平王郑克塽奉故明鲁王第八子朱柏、朱慈爌、侯刘国轩、伯冯锡蕃等奉表归降。荆南宁静王朱术桂一门八口,即日自尽。


  ○永历钱

  清康熙二十二年,明永历三十五年也。钱大于“康熙钱”,重一钱六分,以红铜为之;每千文作银二两(三十五年,当作三十七年。时距永历亡已二十一年,郑氏铸“永历钱”)。


  ○台湾郡县

  台湾郑克塽投诚后,设台湾一府,台湾、凤山、诸罗三县;而以台湾厦门巡道统之。


  ○台湾明宗室安插豫鲁垦荒

  明宗室同郑克塽降者九人:鲁王第八子朱柏、舒城王孙朱慈、荆州府宁静王子朱俨轸、建昌府益王孙朱镐、宗室朱、南昌府乐安王孙朱浚、荆州巴东王孙朱江、建昌府奉南王孙朱逵、原封建昌永历改住广东泸溪王朱慈爌。后朱江、朱柏、朱逵、朱俨轸安插河南垦荒,朱慈爌、朱浚、朱慈、朱镐安插山东垦荒。


  ○郑克塽奏缴册印

  郑克塽降日,奏缴延平王册一付、延平王印一颗、招讨大将军正印一颗、副印一颗(盖副印用以随带军前者),又郑成功受明御营御武副中军勋戚关防一颗、御营协理行在宗人府关防一颗、御营御武副中军总统御营军务印一颗、忠孝伯印一颗。


  ○福建藤牌手征罗刹国

  康熙二十四年八月,建义侯林兴珠、提督刘兆麟率福建藤牌手征罗刹国,胜之。


  ○蓝理

  有叩阍人蓝理自言:破澎湖时洞腹出肠,力战不已;上授以副将。未几,迁总兵。
  案,前古纳肠而战者三人:晋却克、齐彭乐、唐郭琪也;今得蓝理而四矣。


  ○张煌言《甬东道上》诗

  张司马煌言《甬东道上》诗:“国破家亡欲何之?西子湖头有我师。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惭将赤手分三席,特为丹心借一枝。他日素车东浙路,怒涛岂必是鸱夷。”


  ○祁班孙

  祁班孙,字奕喜;山阴之梅市人。父彪佳,崇祯时巡按南京;弘光时,又为巡抚:俱有清节。国变,衣冠正笏,坐荷花池沈死。

  班孙不应试,肆力为诗、古文,好结客。康熙元年,以与魏耕交,流宁古塔。至则赂其督帅,弛约束。四年,脱身归。匿梅市一年,颇为人知;守、令以下物色之。乃下发,为尧峰僧某弟子,号曰林明。主常州马鞍山寺,喜谈议古今而恶讲佛法;缙绅先生多疑之,而莫有知其姓名者。言明末事,辄掩面恸哭。十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忽沐浴曳杖,绕室大呼曰:“我欲西归,有缘者随我!”如是者终日。观者如堵,骇不敢近。入暮,跏趺垂眉;忽张目曰:“动一念矣!”遂卒去。


  ○明边总督

  明设蓟辽总督,辖顺天、永平二巡抚;宣大总督,辖宣府、大同、山西三巡抚;三边总督,辖延绥、甘肃、宁夏三巡抚。


  ○明设六科

  明之内阁,中书省也;六部,尚书省也;惟无门下省耳。然六科之设,即所以补之。


  ○阁拟

  阁拟上,或改票、或依拟;司礼秉笔票朱发下锦衣卫直房,分送六科,六科然后发部。

  阁票分送诸辅,其权则在中书。


  ○锦衣卫

  锦衣卫职掌有四:护卫,一也;缉访,二也;形名,三也;直房司,四也。


  ○参赞军务与提督军务

  明制:诸镇先有总兵、后添设巡抚,其署衔则曰“参赞军务”;其无总兵官及后设总兵者,则曰“提督军务”。


  ○明边总督驻地

  明蓟辽总督驻密云,三边总督驻固原,宣大总督驻□□。甘肃、宁夏、延绥曰三边;后以总督驻固原,改曰四镇。


  ○荷兰贡物

  丙寅年,荷兰噶喽吧王耀汉连氏甘勃氏差使者宾先巴芝、通事林奇逢等进贡方物四十种:大珊瑚珠一串(计六十八颗)、照身大镜二面、奇秀琥珀二十四块、哆罗绒十五匹(内黄色一匹、白色二匹、乌色四匹、朱红色二匹、葡萄色一匹)、中哆罗绒十匹(内红色二匹、乌色八匹)、织金大绒毯四领、乌羽缎四匹、绿倭缎一匹、新哔叽缎八匹、中哔叽缎十二匹、织金花缎五匹、白色杂样细软布共二百一十九匹、大自鸣钟一座、大琉璃镫一员、聚耀烛台一悬、琉璃盏异式计五百八十一块、丁香三十担、冰片三十二斤、蜜甜肉豆蔻四瓮、镶金小箱一只(内丁香油一罐、蔷薇花油一罐、檀香油一罐、桂花油一罐)、葡萄酒二桶、大象牙五枚、镶金鸟铳二十把、镶金马铳二十把(连彩色皮袋二十佩)、精细马铳十把(连绣彩皮袋十佩)、精细小马铳二十把、短小马铳二十把(连火石一袋)、精细鸟铳十把、镶金佩刀十把、起花佩刀二十把、双利刃剑十把、起金花单利刃剑六把、照星月水镜一执、照江河水镜二执、雕制夹板三只。


  ○何堵史之字

  中湘王何腾蛟,字云从;镇国公堵荫锡,字牧游;阁部史可法,字宪之。


  ○天下第一堂皇

  明三边总制驻固原,军门为天下第一堂皇如王者。其照墙画麒麟一、凤凰三、虎九、以象一总制、三巡抚、九总镇也。河西巡抚驻蓟州、河东巡抚驻花马池、陕西巡抚驻西安,甘、凉、肃、西、宁夏、延绥、神道岭、兴安、固原各一总兵。


  ○黄鼎妻

  霍山黄鼎,字玉耳;霍山诸生也。鼎革时起义,后降;洪经略授以总兵,使居江南。其妻独不降,拥众数万盘踞山中,与官兵抗,屡为其败。总督马国柱谓鼎:“独不能招汝妻使降乎?”鼎曰:“不能也。然其子在此;使往,或有济乎!”国柱遂使其子招之。鼎妻曰:“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支;然志士不屈其志。吾必得总督来庐一面,约吾解众,喻令薙发;然吾仍居山中以遂吾志,不能若吾夫调居他处也。”其子覆命,国柱自来庐州。鼎妻率众出见,贯甲铁兜鍪,凛凛如伟丈夫,如总戎见制台礼,遂降;终不出山。

  黄鼎居江南久,后屡与郑氏通;郎总督时事败,服毒死。


  ○丁国祥

  永历时,有女总兵丁国祥,骁勇善战,能于马上打弩。其夫姓杨,亦总兵。秦王出降后,丁亦投诚;住贵州,常男妆与士夫交接。


  ○史太夫人史夫人

  道邻史阁部死难,太夫人、夫人皆在南京,总督马国柱岁给银、米。后即为例,给之终身。


  ○翟天葵

  金陵人翟天葵,出身行伍。道邻拔为都司,以“好汉”目之;出示曰:“将以为‘好汉’榜样也。”道邻死后,天葵即住其家门首,为之守门终身:此义士足传也。


  ○洪太夫人

  洪经略入都后,其太夫人犹在也;自闽迎入京。太夫人见经略,大怒骂,以杖击之,数其“不死”之罪;曰:“汝迎我来,将使我为旂下老婢耶?我打汝死,为天下除害!”经略疾走,得免。太夫人即买舟南归。


  ○黄熙绩

  赐姓之围金陵也,分兵掠上流。安庆守土之官皆逃,惟司理黄公熙绩不去;非不去,不能去也。兵至城下,闻金陵兵败,即解围去;熙绩以此行取入科而世袭拖沙刺哈番。熙绩,福建泉州晋江人也。


  ○马党

  弘光时兵部职方司刘泌、户部新饷司王燧(字子京),皆马党也。又有王重,字有三;士英将用以掌选,为高杰所参而止。疏中目重为狡童;藩镇骄横至此,从来所未有也。


  ○彭夏琴“咏台湾”诗

  彭夏琴咏台湾七律四首。

  其一云:

  台湾绝域贡降笺,举族归朝尽内迁。历授尧封千载后,地开禹贡九州前。
  人民半与鱼龙杂,郡县全依岛屿偏。四十年来空倔强,至今始得罢戈船。

  其二云:

  当年犀甲下扶余,衔璧谁怜轵道车?西市赭衣魂已渺,南朝紫盖事终虚。
  帆来日本通商近,邑改天兴置吏初。一自孙恩分战舰,烽烟边海几邱墟。

  其三云:

  高华遗屿自隋朝,营垒依然识旧标。淡水鸡笼虽竟渡,飓风蜃市岂全消!
  乘桴何意真浮海,叱石无能远驾桥。抽调可怜诸将士,不教辛苦说征辽。

  其四云:

  穷岛军需飞檄催,蔗霜兼买鹿皮来。生番禳社三冬集,互市洋船六月开。
  浪峤山形随地尽,厦门风信逐潮回。荷兰故土非瓯脱,窥伺将毋隐祸胎。

  〔注〕“生番禳社三冬集”:禳,一本作“穰”。


  ○郑鸿逵守镇江

  弘光元年,郑鸿逵守镇江。时北兵将至,淮扬瓜埠士民舟载家口,将渡江避难者甚众;鸿逵以巨礮碎其舟,露布中外以告捷。


  ○台湾知县某

  台湾知县某,闽闱聘之入帘;过海为风飘至香山,广人送之还闽。盖庚午科也。


  ○黄斌卿

  黄斌卿,闽之漳州人。崇祯十七年,破家募兵勤王。行至山东,闻北都已陷;至南锡以“镇南将军”印,镇芜湖。后方国安至,马士英欲夺其印以与国安,以关防易斌卿上表送印于朝,散其众而归。


  ○马锡

  马锡,士英之子也;为禁军提督。大兵渡江,枭其首于市。


  ○何光显之死

  何光显,金陵诸生何遵之后也;遵有专祠曰“廉直”。光显平日与马士英有隙,弘光即位,光显知不免,即上疏劾奏。士英枷示于市,以瓦钵合头而死。


  ○定远侯常某

  常开平之后,世袭定远侯。明季,常某奉烈皇帝旨册封海外某国王;及归复命,则弘光帝已即位于南都矣。未几,即上疏特参马士英;免为庶人。国朝兵至,以此得免于北;即以南门外常家庄庵中薙发为僧人,独呼为常太爷云。开平可谓有孙矣!庵在太平途中,当访其名暨法号。


  ○弘光帝即位内官监

  弘光帝至南京,即位于内官监。盖大内诸宫殿虽存而颓败,不可居。即位后,始建武英殿;上所居曰“兴宁宫”、太后所居曰“慈熙宫”,其额皆王孟津所书。


  ○李韩两太监

  弘光时,提督禁军太监李国辅,秉笔司礼太监韩赞周也。


  ○刘进忠

  潮州总制刘进忠,号刘猴儿。甲寅之变,进忠纳款郑氏,封平南将军;尚之信伐之,为其所败。后漳州府同知林学杭往招,降之;林以此升潮州知府。

  (以上选自《广阳杂记》卷一)


 

 

〔共3頁〕 1 2 3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