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子夜星下不再寂寞


 
 
 

悲哉,孔夫子

── 应“腾讯四十论坛”即时论题而写,实属杂感。

文/璞如子 2000年11月15日 子夜星网站

 
  孔夫子形象,多被历代帝王篡意捏塑为标榜自己尊崇仁义道德之偶像,是历来统治阶层不断用维护自身利益之法则所渲染修饰而成的迷世图腾。说穿了,无非是封建专制统治的一种“维系之说”而已。且案牍议事之间,无不以“子曰”论是非,无不以“孟子曰”辩好恶,其实误人误世也深!殊不知孔子有孔子初衷,孟子有孟子见地,岂堪以断章取义为世代纲常量体裁衣?

  面对着那座飞檐斗拱、庭院深深之孔庙,我倒觉得是种凄凉。看那千万人在孔庙前顶礼膜拜,倒觉得是人们的一种自我讽刺。

  孔夫子有过“弟子三千,贤人七十有二”之风光,亦有周游列国时频遭阻遏及被人戏谑之尴尬。可叹当时,有谁封其为“至圣先师”?又有谁肯真正拜其为“一代师表”?又有哪位君王肯为其赏地封爵?哦,曾有那么一位楚昭王说要召聘,并称将以七百里“书社地”封赏之,但终是一场玩笑而已,或本就是诳语弄人也未可知①!而其遭遇围困并“绝粮于陈蔡之间”,倒是千真万确。孔夫子临终而叹:“夫明王不兴,则天下其孰能宗余?”孔子卒,鲁公作诔,子赣曰:“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悲哉,孔夫子!

  而我仍敬重孔夫子之不妄也!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慎言于生死之道。子曰:“吾欲言死之有知,将恐孝子顺孙妨生以送死;吾欲言死之无知,将恐不孝之子弃其亲而不葬。”可谓哲人之智矣!而我仍敬重孔夫子之志趣也!子曰:“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道不同,不相与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如是,皆座右铭之语也!

  一卷《论语》可谓只言片语,然而,浅显之中机理也深,虽不足以举大业、保边定国,倒也修身明理有余。而我又不无感慨,真正能籍以修身明理者,可有几人?悲哉,孔夫子!


  注:①孔子携子路等人经由陈、蔡之地去楚国,实为受楚昭王封赏七百里“书社地”之约,结果扑空。《史记》中司马迁不过记述了此事过程梗概,字面上看似并非楚昭王事先有诈,而是当孔子等人到了楚国之后,楚昭王因臣僚们不同意封赏而作罢。焉有先告以聘赏七百里“书社地”之重约,而后有臣议之说?
 
 

            二〇〇〇年十一月十五日

〔2000.11.15 22:50 腾讯“四十论坛” 署名:仲尼〕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