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经典小说 >> 聊斋志异·卷八·梦狼(译文)

欢迎惠顾子夜星网站

 

·中国古代经典小说·精校本

  


 

全本新注文言小说《聊斋志异》

清·蒲松龄 Pu Songling


据《聊斋志异》铸雪斋抄本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 卷八


梦狼·译文

 

  白翁,直隶省人。其长子白甲,在南方为官,两年来没通音信。当时有位远亲丁某来家拜访,白翁款待了他。据说丁某平日常去阴间当差。谈话间,白翁问到阴间事,丁某对他所说的多让人感到虚幻。白翁并不深信,只是抱以微笑。

  丁某别后数日,白翁正躺卧在床上,见丁某又来了,邀请同去一游。便随他而去,进入一座城内。过一会儿,丁某指着一个门口说道:“此间住的便是你家甥儿。”当时白翁的姐姐有儿子在晋地做县令,白翁惊讶道:“他怎么在此?”丁某道:“倘若不信,进去便知。”白翁入内,果见甥儿,乌纱绣服地坐在堂上,且戟幢仪仗分列两行,无人可以通报。丁某拽着他出来,说道:“你家公子的衙署,离这儿不远,也想去见见不?”白翁当然同意。

  不大工夫,来到一处门第前,丁某道:“进吧。”白翁向门内窥探,见一巨狼挡在过路上,大为恐惧,不敢进去。丁某道:“进。”又进了一道门,见大堂之上、大堂之下,坐着的、躺着的,都是狼。再看台阶上的平台处,白骨如山,更加恐惧。丁某便以身体遮护白翁而进。公子白甲,正自内而出,见到父亲及丁某,大为欣喜。陪坐了一会儿,便让侍从预备酒菜。忽见一只巨狼,叼着一个死人进来。白翁颤栗地起身说道:“这是要做什么?”儿子白甲答道:“权且充作厨房的食料。”白翁急忙阻止他,且心中忐忑不安;告辞欲走,而一群狼挡住了去路。正在进退没有主张之际,忽见群狼纷纷嗥叫着逃避起来,有的窜到床下,有的伏在桌底。白翁感到惊愕,不知是何缘故。

  忽而有两个身披金甲的猛士努着双睛冲进来,抽出黑色绳索套住白甲。白甲扑伏在地,化作一只虎,牙齿凌厉瘆人。一猛士拔出利剑,欲砍虎头;另一猛士道:“且慢,且慢!此为明年四月间的事,不如暂且敲去它的牙齿。”于是,拿出巨锤敲砸虎牙,虎牙碎落于地。虎大吼,声震山岳。白翁大为恐惧,猛然惊醒,才知道是一场噩梦。心里感到怪异,使人去招丁某,丁某推辞不至。

  白翁记下自己的梦,让次子去见大儿子白甲,并在信函中哀恳劝诫。兄弟到后,见兄长的门齿尽都脱落了,惊骇地询问缘故,白甲说是醉酒中坠马所致。查考一下时间,则正是父亲梦见的日子,兄弟更加惊骇。兄弟把父亲的书信拿了出来,白甲读后,脸色顿变,但沉默一会儿说道:“此为虚幻之梦的巧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时下,正值白甲贿赂高官,获得优先推荐,故而不以妖梦为意。兄弟留居数日,见这里满堂都是贪赃枉法的污吏,行贿、疏通关节的人至半夜来往不断,便流着泪劝谏兄长收手。白甲说:“兄弟居住在柴门草屋之中,因而不懂得仕途官场中的门道啊。官职升降大权在上司,不在百姓。上司喜欢,你便是好官;爱护百姓,能有什么招数使得上司喜欢呢?”

  兄弟知道兄长已不可劝阻,于是归还故里,秉告了父亲。白翁闻听后大哭,无可奈何,只有捐出家中财产来赒济贫民,天天祈祷于神灵,但求逆子的报应不要牵累到自己的妻儿老小。

  第二年,白家接到喜报,长子白甲被举荐为吏部官员,前来恭贺的人盈门塞户。唯有白翁唉叹不止,卧床托病不出。没多久,白翁闻听到长子在归途中遭遇了匪兵,主仆二人一同丧命。白翁于是起身,对人说道:“鬼神之怒,只殃及其自身,而在庇佑我全家上,不能说不算优厚了!”因而焚香感谢神灵。过来安慰白翁的人都认为这是道上讹传,只有白翁则深信不疑,即日为白甲营造坟墓。

  然而,白甲的确没有死。先是四月间,白甲卸去原来县令之职,刚一离开县境,便遭遇了匪寇。白甲献上全部行装,众匪寇说道:“我辈来这里,是为全县百姓宣泄冤愤的,岂是专为此等财物呢!”于是砍下白甲的头。又问白甲的家人:“有个名叫司大成的,哪个是?”司某以往是白甲的心腹,是个助纣为虐之徒;家人共同指向了他,匪寇也杀了他。还有四个贪赃枉法的衙役,是白甲搜刮百姓的帮凶,白甲本想带他们一同进京就职的,此刻一并被搜出来斩了首。匪寇们这才把白甲的财物分入囊中,飞驰而去。

  白甲的魂魄伏于道旁,见一位主宰地方的官员经过。官员问道:“被杀的是谁?”队前开路的人回道:“是某县的白知县。”官员说:“这是白老爷子的儿子,不应该叫年老之人见到尸首分离的惨状,把他的头续回原处吧。”随即有个人过来,拾起白甲的头,安到他的脖腔上,并说道:“邪恶之辈,头不需放正,让他肩膀托着下巴就可以了。”完后一行人离去了。过一段时间,白甲苏醒。妻子前去收尸,见还有一口气,便车载上路;随便灌一些东西,已能饮咽。但只能寄宿旅店之中,已贫困到无资返乡。

  半年多,白翁才得知大儿子的确切消息,便派二儿子去接他回来。白甲虽是复生,但两目只能望背,已不再属于正常人类了。白翁姐姐的儿子享有从政声誉,此一年被升迁为御史,这些都和之前的梦境相符。

  异史氏评道:我感叹,天下之官如虎、差吏如狼者,比比皆是。即便当官的不为虎,而差吏还将为狼呢,何况还有比虎更凶猛的官啊!人的缺憾是不能自己看到身后,白甲复苏后使他能自己看到了,可谓鬼神的训教之功微妙啊!

  邹平县有个进士,名叫李匡九,为官甚为廉洁清明。曾有个富人因被人罗织罪名而吃上官司,衙役恐吓他道:“当官的向你索要二百两银子,应当速去筹办。不然,你就完了!”这个富人害怕了,答应按索取银两的半数筹备。衙役摇手示意不行。富人苦苦哀求他。衙役道:“我无不为你尽力,但恐当官的不允许。待到听审时,你瞅我替你把话递给当官的,到时看是否允许,这样也可说明我并无他意。”不一会儿,那位李公过问此案。衙役明知李公戒烟,凑近问道:“吸烟吗?”李公摇头。衙役随即走下来对富人说道:“刚才按你给的数字说了,当官的摇头不许。”富人这回信了他,因为惧怕,答应如数付给。而衙役知道李公嗜好饮茶,便走近问道;“饮茶不?”李公点头。衙役借口烹茶,走下来对富人说道:“妥了!刚才当官的点头了,你看见了吗?”不久,案件审结了,富人果然获免;衙役不但私受了富人许诺的银两,还额外索取了酬金。呜呼!此类官员自以为清廉,然而满大街都在骂他是贪官,此为纵狼吃人而又自己蒙在鼓里的例子。世上诸如此类者甚多,可留给为官者做个借鉴吧。

  又有个县令杨公,性情刚烈鲠直,犯其怒者必死。他尤其厌恶那些衙吏们,犯点小错也不会宽宥。每当凛然坐在堂上,所属衙吏没有敢咳嗽的。庭审间,这些下属们凡说什么,他必然反其道而行之。一次本县有个犯了重罪的人,担心被处死。一衙吏向其索要重贿,说要为其缓解刑罚。此人不信能办到,并且说道:“若能办到,我有什么可舍不得报答呢。”便与衙吏订下盟约。待不多时,杨公审办此案。这位本县人不肯服罪。该衙吏在一旁呵斥道:“不赶快如实招来,等大人用上重刑,你就死定了!”杨公恼怒地回应道:“你怎知我对他一定要用重刑呢?想必是他的贿赂还没送到吧?!”于是责备了衙吏,释放了这个本县人。此人以百两银子酬谢了衙吏。要知道,狼是狡诈多端的,稍有放松警觉和辨察,便会为其所利用。其实放任了那些爪牙去鱼肉乡间还不是最后结局。此辈会败坏你的阴德,甚至丧失你的身家性命。不知为官者是何居心,偏要拿赤子去饲喂像麻胡那样凶残的东西!

  (璞如子译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