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经典小说 >> 聊斋志异·卷四·罗刹海市(译文)

欢迎惠顾子夜星网站

 

·中国古代经典小说·精校本

  


 

全本新注文言小说《聊斋志异》

清·蒲松龄 Pu Songling


据《聊斋志异》铸雪斋抄本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 卷四


罗刹海市·译文

 

  马骥,字龙媒,商人之子,生得丰姿俊美,正值少年风流倜傥之时。他喜欢歌舞,因而学着戏园弟子的样子,用锦帕缠头,可谓美如妙龄少女,因而又有“俊人”之号。他十四岁便考入府学,当即成为知名人士。

  其父因年老体衰,弃商闲居,他对马骥说道:“几卷书,饿了不能当饭吃,冷了不能当衣穿,我儿仍应当继承父业去经商。”马骥自此慢慢地学起经商来。在一次跟随别人渡海做生意时,被飓风吹去;随风漂流几个昼夜,到达一个都市。这里人都奇丑无比,当见到马骥到来,以为是妖怪,众人惊呼而逃。马骥起初见到这番情景时大为恐惧,待明白该国中人是在害怕自己,便反而借以吓唬他们。遇到人们正在聚餐时,他就奔跑过去;人们都惊慌地逃走了,他便享用剩下的饭菜。

  久而久之,马骥走入山村。这里人的相貌也有像人的,但衣衫褴褛如同乞丐。马骥歇息树下,村人不敢近前,只是远远地看着。时间长了,觉得马骥并不像是吃人的东西,才开始慢慢接近他。马骥笑着同他们说话。他们的语言虽然不同,但也能听懂一半。马骥于是陈述自己的来历。村里人欣喜,遍告乡邻,这位来客并不会伤害我们。然而那些长得奇丑的,只是望了望就立即离去,始终不敢近前。那些敢来的人,其口鼻位置都与中国人相同,他们一起预备酒菜招待马骥。马骥问他们害怕自己的缘故,答道:“曾经听祖父说:西去二万六千里,有个中国,其人民形象都很诡异。但这只是听说,现在才相信了。”马骥问他们为何贫穷,答道:“我国所看重的,不在文章学问,而在形貌。其美至极的为上卿,差一点的可做地方官,再差一点的也能邀宠于权贵大人,故而能得到赏赐的食物来养活妻儿老小。像我辈这等模样的,刚出生时,父母以为不吉祥,往往都被丢弃了;也有不忍心丢弃的,也都是为了接续香火罢了。”马骥问:“此国为何名?”答道:“大罗刹国。都城在北去三十里。”马骥请他们引领自己前往一观。于是,次日鸡鸣起身,领着马骥一块去了。

  直到天亮,才到达都城。都城以黑石为墙,其色如墨。楼阁高达百尺,但很少用瓦,都用红石覆顶;拾取一块残片用指甲去磨,与朱砂无二。时值退朝,朝中有个戴冠的并有伞盖遮护的人出来,村人指着说:“这是宰相。”马骥看过去,那人双耳朝后长着,有三个鼻孔,睫毛如垂帘一样苫盖着眼睛。又有几个骑马的出来,村人说:“这些是大夫。”接着按次第指出各人官职,全都面目狰狞怪异。然而官职越低,丑貌也略有所减。没多久,马骥回身而归,街市上的人望见他,惊呼着跌跌撞撞地奔逃而去,就像似碰上了怪物。村人竭力给予解释,街市上的人才敢远远地站下。

  马骥归回后,罗刹国里都知道了山村有个怪异的人。于是士绅大夫都争着想扩展一下自己的见闻,便叫村人约请马骥一见。然而每到一家,看门人则关上门,家中男女偷偷地从门缝里窥视议论。一整天,都没有敢开门请见的。村人说:“此间有个执戟郎,(译者注:执戟郎,即宫廷侍卫长。)曾被先王差遣出使外国。他阅历人多,或许不会因你而恐惧。”便领着马骥去登门拜访。执戟郎果然欣喜,揖拜马骥为上宾。看其相貌,像似八九十岁,眼睛突出,卷曲的胡须硬得像刺猬。执戟郎说道:“我年轻时秉奉国王之命,出使外国最多,唯独未曾去过中华。如今我已一百二十多岁了,还能得见上国人物,这事儿不可不上报于天子。但我已退隐林下,十多年不登朝廷了。明天早上,就为君去一趟。”说罢,具备酒菜,以表达宾主之礼。酒过数巡,唤出歌女十余人,轮番歌舞。歌女貌如夜叉,全用白锦缠头,红衣拖拽于地。所扮唱的不知是何词曲,腔调节拍也颇奇特。主人观赏而为乐,问道:“中国也有这样的乐曲吗?”马骥说:“有。”主人请马骥模仿其声调,于是马骥就以击案为节拍唱了一曲。主人欢喜道:“真是别致啊!歌声如同凤鸣龙啸,从来不曾听过。”

  第二天,执戟郎奔赴朝廷,把马骥举荐给国王。国王欣然下诏召见。有几个大夫,说马骥样子怪异,恐怕惊吓到圣体,国王便才作罢。执戟郎出来告知马骥,深表惋惜。马骥久居于此,一次与主人喝醉了,他拔剑起舞,并以煤粉涂脸扮成张飞。主人感觉很美,说道:“请君以张飞的扮相去见宰相,宰相一定乐意用你,高官厚禄不难得到。”马骥说道:“嘻,做做游戏还可以,怎么能用改变自己面目去图谋荣华显贵呢?”主人坚持强求于他,马骥才答应。主人设宴,邀请当朝官员们来饮酒,叫马骥画好脸等待着。没多久,客人们来了,主人呼唤马骥出来见客。客人惊讶道:“奇怪!何故之前丑陋,而今变得俊美了呢?于是与马骥共饮,甚为欢喜。马骥翩翩起舞,唱了一首“弋阳曲”,满座客人无不为之倾倒。

  次日,官员们不约而同地上奏国王,推荐马骥。国王大喜,派使者以旌节大礼予以召见。会见后,国王询问中国的治国安邦之道,马骥陈述详情后,深得国王赞叹。国王于离宫赐宴款待。酒到酣畅之时,国王问道:“听说你擅长雅乐,可使寡人一闻吗?”马骥即刻起舞,也效仿白锦缠头,唱出靡靡之音。国王大悦,当日就封他为下大夫。此后时常为马骥设立私宴,恩宠非常。久而久之,朝廷百官甚感马骥面目不真实,因而所到之处只见人们作着耳语,并不是很欢迎他。马骥从此孤立,心中自感不安。于是他上书国王请求辞职,可不被批准;他又请求休假,国王只给他三个月假期。于是马骥乘官驿之车,载着金宝,再次回到了山村。

  村人跪行于路上迎接马骥,马骥把金钱分给过去与他交好的人,村里欢声雷动。村人说:“我辈小人受到大夫的恩赐,明天赶赴海市,当寻求些珍贵玩物,来报答大夫。”马骥问道:“海市在什么地方?”村人回道:“海中市,是四海蛟人聚集在那里货卖珠宝,四方十二国都来进行贸易。集市中多有神人来游玩。云霞蔽日,时有波涛大作,那些贵人们自我珍重,不敢前去冒险,都把金钱布帛交给我辈,代为购买奇珍异宝。如今离海市的日子不远了。”马骥问怎么知道海市日期到了?答道:“每见海上有赤色的鸟儿往来,七日后即是海市。”马骥问他们何时动身出行,想一同去游览。村人劝他还是自我珍重的好。马骥道:“我本来就是海上客,怕什么风涛?”没几日,果然有上门托付货款的,马骥便与村人把钱款装上了船。船能容纳数十人,平底高栏;十人摇橹,船行有如飞箭激水一般。

  共走了三天,遥见水云幌漾之中,楼阁层叠;贸易往来的船只,像蚂蚁一样纷然聚集。没多大工夫,抵达城下。见墙上的砖,都与人身等长;其城门楼,高接云汉。拴系好船入城,见集市上所陈列的,全是奇珍异宝,光芒耀眼,多是人世间所没有的。一位少年乘着骏马走来,市人尽皆奔走躲避,称其是“东洋三世子”。世子过来,看着马骥,说道:“这不是外域来的人吗?”立即有个马前卒上前过问马骥的乡籍。马骥站在路旁作揖施礼,报知了自己的国籍和姓氏。世子高兴地说:“既已屈尊光临,缘分不浅。”于是给马骥牵过一匹坐骑,请与并行。随后出了西城。

  当来到一个岛岸,所乘的坐骑一声嘶鸣跃入水中。马骥大惊失声之际,但见海水由中间闪开,像高耸的墙壁一般分立于两侧。一会儿,看见一座宫殿,玳瑁为梁,鲂鳞做瓦,四壁晶莹明亮,像镜子一样耀人眼目。下马后被拱手请入,仰望到龙王正在殿上。世子启奏道:“臣游览海市,遇见这位中华贤士,领来参见大王。”马骥上前,舞拜行礼。龙王于是说道:“先生既是文才学士,定能胜过屈、宋。想烦劳一下大手笔,写一篇海市赋文,希望不要吝惜你的玉词金句。”马骥叩首领命。于是授予水晶砚台,龙毫之笔;纸张光洁似雪,墨汁香气如兰。马骥立时成就千余字赋文,献于殿上。龙王赞赏道:“先生雄才,给水国增光了!”于是召集龙族,聚宴于采霞宫。酒过几巡,龙王持樽朝向客人马骥道:“寡人所怜爱之女,尚未有良配,愿意托付给先生。先生可有意吗?”马骥连忙离席,抱愧谢恩,唯唯从命而已。龙王接着对左右说了些什么。没多一会儿,有宫女数人,扶着一个女郎出来。佩环之声摇动,鼓乐骤然大作。拜完大礼,马骥斜看一眼新娘,实为仙人!女子拜罢而去。不多时,酒宴散了,梳着双环发髻的宫女挑着画灯,引领马骥进了副宫。女子浓妆坐在那里等候着。珊瑚之床,上面镶饰着八宝;帐外流苏,缀着斗大的明珠。床上被褥,尽皆香软。

  天刚见曙光,便有美丽的童女、侍女奔了进来,站满两侧。马骥起床后,赶紧上朝拜谢。马骥被封为驸马都尉,并将其赋文驰送到诸海传阅。诸海龙王都派大员们前来恭贺,并争着传递请柬,邀驸马赴宴。马骥身着锦绣衣裳,驾着青龙,前呼后拥而出。有武士数十骑,身背雕弓,肩扛白色棍杖,威武显耀地簇拥着。还有的在马上弹着筝,在车中吹奏着玉笛。三日之间,游遍诸海。从此“龙媒”之名,响遍四海。

  龙宫中有玉树一株,树围可一人合抱。树根晶莹透澈,很像白琉璃;树干中间有芯,淡黄色,稍细于手臂;树叶类似于碧玉,约有一枚铜钱薄厚,其浓荫细碎。马骥常与龙女放声歌咏于树下。树上开满了花,形状类如枙子花;每一花瓣落地,锵然作响。拾起来细看,像红色玛瑙雕镂而成,光明可爱。时常有奇异的鸟儿飞来鸣啼,羽毛金碧色,其尾羽长于鸟身,其啼声如同玉笛吹奏出的哀婉之音,令人心生凄恻。马骥闻听后,不禁思念起乡土来。因而对龙女说道:“我离开家乡三年,与父母音信不通,每当想起他们,便涕泪沾襟。你能随从我归乡吗?”龙女说:“仙界与尘世之路隔绝,是不能相从的。妾也不忍心以鱼水之爱,夺你双亲膝下之欢。容我慢慢做个安排。”马骥听了,禁不住流下泪来。龙女也叹息道:“此一情势是不能两全的啊!”

  次日,马骥自外归来,龙王说道:“听说都尉思念故乡,明天早晨就收拾行装,可以吗?”马骥拜谢道:“旅居海外之孤臣,过于蒙受优待与宠爱,因而感恩图报之诚,已结于肺腑之中。容我暂时归乡省亲,定当谋求归来再聚。”夜幕降临,龙女置酒话别。马骥约订后会之期,龙女道:“我们的情缘已尽了。”马骥大悲。龙女道:“归乡奉养双亲,可见君之孝心。人生聚散,百年如在旦夕之间,何必作小家儿女般哀泣呢?此后,妾为君守贞,君为妾守义,两地同心,仍是一对夫妻,何必朝夕相守才称作是白头偕老呢?若有违这一盟誓,则再婚不会吉利的。倘若顾虑家室无人操持,纳个婢女为妾也可。还有一事嘱咐与你。自从成为君妻之后,身子好像有喜了,烦君给孩子取个名字吧。”马骥道:“孩子如果是女,可取名‘龙宫’;是男,可取名‘福海’。”龙女讨要一物作为信物。马骥在罗刹国得到一对赤玉莲花,拿出来授予了她。龙女道:“三年后的四月八日,君当驾舟去南岛,那时送还你的儿女。”龙女以鱼皮做个兜囊,装满珠宝,递给马骥道:“珍藏它吧,几辈子也吃穿不尽的。”天刚微亮,龙王设宴饯别,馈赠甚为丰厚。马骥拜别后出了龙宫,龙女乘白羊车送他到海边。马骥上岸下马,龙女祝福一声“珍重”,掉转车头便走,转眼间已经远去了。海水重新合并到一块,再无所见。马骥这才转身归乡。

  自从马骥漂洋过海而去,人们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当他一进家门,家人无不惊愕。所幸二老无恙,唯独妻子已经改嫁了。马骥这才领悟到龙女的“守义”之语,原来已有先知。父亲想为马骥再订婚姻,马骥不接受,只纳一婢女为妾。他谨记三年之期,驾舟到了南岛中。看见两个小孩儿坐浮于水面上,拍打着水流嬉笑,不动也不沉。近前用手去拉,一个小孩儿笑着抓住马骥的手臂,跳入怀中。另一个则大哭起来,似在委屈不来拉自己,马骥也将其拉了上来。仔细打量,恰是一男一女,相貌都秀美可人。他们额上的花帽儿缝缀着美玉,正是那一对儿赤玉莲花。孩儿背后有个锦囊,拆开一看,得到一封书信,写道:

  公婆料必各都无恙。匆匆三年,红尘永隔;盈盈一水,青鸟难通。凝思为梦,翘首成劳。面对茫茫碧海,有恨又当如何?想到奔月的嫦娥尚且独守月桂之宫,投梭的织女也怅望于银河之岸,而我何许人啊,却能与心爱之人永聚?一联想到此,则又破涕为笑。别后两月,竟喜得孪生子女。今能咿呀学语于怀抱之中,已略会言笑;能自己摸枣抓梨,离开母亲也可养活了,故而奉还于君。所留的赤玉莲花,缀饰于帽儿上作为认证。膝头抱儿时,就如同妾在左右。闻知君能履行旧盟,意愿上也就宽慰了。妾此生不二心,至死再无他想。妆奁珍品中,不再蓄存兰膏;镜中梳理新妆,永不施用粉黛。君好比出征之人,妾好比游子之妇,虽然两相阻隔不聚,又怎能说不是琴瑟和鸣的夫妻呢?唯独想到公婆虽已抱上孙子,却未曾一见新媳妇之面,究其情理,实属缺憾。年后婆婆谢世之时,定当亲临墓穴,尽一次儿媳孝道。自此以后,若“龙宫”平安,不缺少母女亲近之期;“福海”若能长寿,或许也有母子往来之路。敬祝珍重,不尽依依。

  马骥反复品读书信,不断揩拭泪水。两个孩儿抱着他的脖子说:“回家吧。”马骥更加悲伤,抚摸着孩子们说道:“孩儿知道家在什么地方吗?”孩子们啼哭起来,伊伊呀呀地嚷着回家。马骥举目望处,海水茫茫,苍天无际;龙女身影渺茫,烟波里寻踪无路。只好抱着孩儿返船,怅然而归。

  马骥知道母亲寿数不多了,便把后事诸般用物都预备完毕,并于墓地栽植了一百多棵松树、楸树。过了一年,母亲果然去世。灵车刚到墓地,有个披麻戴孝的女子现身于墓穴处。众人正吃惊地关注她时,忽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接着急雨骤至,转瞬间女子已是踪影皆无。本来新种的松树、楸树大都已经枯萎,此时又全都复活了。

  儿子福海稍大一些时,思念他的母亲,忽然自己投入大海,数日后才回来。龙宫因为是个女子不能前往,时常掩门哭泣。一天,白日间天昏地暗,龙女忽然走进室内,劝女儿道:“我女儿已能自己成家立业了,还哭哭啼啼的干什么?”于是赐给她八尺高的珊瑚树一棵,龙脑香一帖,明珠百颗,还有八宝嵌金盒一对,作为嫁妆。马骥听到龙女的声音,急忙冲进来,拉着手便哭。顷刻间,一声疾雷穿透屋顶,龙女已然不见了。

  异史氏评道:画出假面孔来逢迎交往,世间情态与鬼何异。这种好比嗜痂之癖的怪事,举世如出一辙。我以为惭愧的事,别人却称之为好;“小惭小好,大惭大好”。如果公然带着自己本来的须发眉面去游都市,而不被吓跑的恐怕没有几个。那么,楚国那个陵阳呆子卞和,将怀抱着价值连城的宝玉向何处去哭呢?呜呼!至于荣华显贵,还是从海市蜃楼中去寻求吧!”

  (璞如子译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